终于乘上了回家的大巴,车厢里温度适中,我把行李放好就开始唿唿大睡。迷煳中觉得有点冷,便扯了手边的大衣盖上,心想幸亏早有准备。过了许久,车还未停,我心底埋怨着明明不足八小时的车程怎么走了那麽久,想起身问一下司机,却发现眼睛完全睁不开,只是听到有人在说:看,又做好了一个千年木乃伊。 ​​​​

    Like0 2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