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小明成绩很差,老师和同学都嘲…

当年小明成绩很差,老师和同学都嘲笑小明。认为小明肯定考不上大学,以后只能去搬砖。小明不服气,暗暗下定决心,起早贪黑,努力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终于考上了大学。读了土木工程,毕业后跑去搬砖。小明就是要证明给他们看:“搬砖是命中注定的,和考不考得上大学没关系!”

Like0 15 views

神蛋侠侣 扔蛇的鬼头威武雄壮

我上学较晚,四年级时,已经知道爱美了。

那时头发黄,为了讨女生欢喜,我到处私下打听,怎样才能把头发变黑根治头发屑。

语文老师那时刚结婚,和我同村同姓同宗,比我晚两辈,理论上叫我小爷。

这货是个逗比,听见了我和同学的议论,说:洗完头用白醋和鸡蛋清护发半小时,热水烫烫的冲干净就行了。

怪就怪我软不隆咚的耳根,信了他的邪,洗完头,白醋混着鸡蛋搅匀,在头上抹了一层又一层。

热水上一冲,卧槽,一头的鸡蛋花!

根本洗不干净啊,长在上面一样,一头的奶奶白!

那也得上学啊,咋办?大夏天找了个草帽,剪掉帽边像个钢盔戴在头上。

土鸡蛋味香,刚进教室,过道的死党就开始吆喝:艾玛鸡蛋味!你带鸡蛋来了?掰点我吃!

有人在嗅,我抱膀缩在角落座位,完全不敢说话。

小孩子顽皮,后面同学一巴掌扇掉我的草帽:屋里带啥帽子?!

帽子一飞,那同学愣了:你头上是啥?卧槽!鸡蛋?快来看呀!黄大金头上都是蛋!

捂头把脑袋伸到课桌底下已经来不及了,被几个同学生生把脑袋拽了出来,大伙都来围观,心仪的女同学也来看稀奇,哄笑声不绝于耳,有人还扬言要去拔点小葱撒上葱花,颜面尽失啊兄弟姐妹们。

幸好这时一个也中了招的女生,顶着一头蛋花哭红眼睛进了教室,这才分散了同学的注意力。

由此我和那位女生被称之为神蛋侠侣……

整整一个星期,头上都有蛋味,我那孙子语文老师倒是淡定,没事一样,完全无视我上课怒视着他。

我左思右想,应该是上次我用扳手偷卸了他的自行车座,他直接淡定坐钢管上骑走被大家起绰号“肛铁侠”,有气。

好样的,有种,整我是吧?我一定要让你瞧瞧小爷的厉害!

那天上学,不走寻常路的我,在草林里遇见一条山更子蛇,一截红一截黑的那种,剧毒,当场打死,抡着蛇尾舞鞭一样快到学校,坏主意上来了!

教职工都有单独宿舍,我把蛇用作业纸包包,打算丢进语文老师被窝里,奈何从他宿舍走了几趟,他一直不出门。

直到放学,去看看他还在宿舍看书,那时不知他想考进初中教学,值日扫完地天都黑了,等的不耐烦想走,机会却来了。

他扯了几张纸慌慌张张的出门上厕所,我正想从窗户扔蛇,一个更坏的打算又涌上心头。

我尾随到了厕所外边,趁黑探头瞅准了他的蹲位,算准他不提裤子不敢出来,呼的一声把那条蛇扔了进去!

duangduang…扔蛇的孩子我威武雄壮昂~飞驰的毒蛇疾风一样…那蛇正好搭上他的脖子,我转身就跑,听到里面卧槽一声,咚的一响,估计是吓的坐倒脑袋撞后墙了。

跑了一段见没动静,心中疑惑,蛇头剁了几个小时脑袋还能咬人的事屡见不鲜,该不会咬他脖子出事了吧?

得去看看!我左右迂回闪躲着再次靠近厕所,听到里面咕咕咚咚的,真咬着中毒了?

伸头往厕所一看,语文老师一条腿搭在蹲槽后边化粪池沿上,一条腿掉进了化粪池,一字马啊伙计们,两手扳着蹲坑沿子,嘴都够着脚背了!

化粪池深,裤子没提撕了裆,绞住了双腿,一使劲后腿在化粪池“不都不都”千滑万滑上不来的神龙摆尾。

再大的仇也得救啊,我假装脱裤子上厕所,尖叫一声:老师咋搞的?

他瞬间明白,喝问:是不是你干的?

见我一脸茫然,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知道当时不能得罪我,岔开话题叫了声:先拉我上来再说!

我捉住他扒住便槽边缘的手,两人相互一使劲,他往前一窜,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拉住一个大人,他手上又有东西还打滑,咕咚一声,掉化粪池里了!

得亏他水性好,浮头抹脸呸呸呸,打着呯呯游走了!

我被他扯的脑门撞了墙,险些跟他一起掉下去,蹲下看他应该上岸,这才慌慌张张的逃回了家。

没一会他在池塘洗干净水淋淋的来了,吵的要死,说我放蛇吓他,我一口咬定是值日扫地上厕所救了他。

救人与害人真假难辩,老爸不管三七二十一,象征性的揍了我息事宁人,此事不了了之。

你们以为这事算完了吗?没有!

刚放暑假,我正打算去姥姥家避暑,吃她那几亩地的西瓜,语文老师来了,一本正经的,拿出一摞子学习资料对我爸说:大金俺小爷成绩下滑厉害,你们得管管了,咱村以后能不能出一个上清华北大的,就看他了,好苗子可不能惯丢喽!我特地去书店买了些作业给他,你们盯紧点让他办完!……

我闻言眼睛一阵发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急的眼泪刷刷的,老爸感激涕零,掏出十块钱往语文老师口袋塞,他不要不要几句揣兜里了。

悲惨的暑假啊,我夜里继日的挑灯做着那些该死的作业,心里恨到爆,发誓要再整他一次。

夏天热,农村人夜里有睡水库堤岸的习惯,凉席铺地,洗好澡一躺,清风带着水气,徐徐吹来,凉快。

语文老师也喜欢睡水库堤坝,他媳妇一般睡到后半夜觉得凉就会回去睡,他直接呼到天亮。

没风的时候也有蚊子,嗡嗡的,农村人省,外面都不点蚊香,夜里常常咬的我练着独孤九扇,但语文老师是工作人,买的起蚊香,席子四角各放一盘,轻烟袅袅,像谁给他上香一样,呼天倒地的。

那天我偷了个西瓜,切个三角口一看,是个生瓜蛋,粉白色的,正在丧气,又一个恶作剧想法上来了!

我小心的削掉瓜皮,幼时喜欢画画,有美术功底,照着堂哥医书上的骷髅头雕了个鬼头,眼窝黑洞洞两个大鼻孔嗞牙的那种,弄点麻丝往上一披,恐怖就恐怖在我把鬼头底座挖了个洞放进一只蛤蟆,会动!

半夜,语文老师媳妇回家了,我回家取了鬼头瓜,来到语文老师的草席前,个不要脸的,穿着他媳妇的齐.吊小短裙睡的正香。

我把他的蚊香都移到不时啪.啪打脸的二大爷草席边,鬼头放在了语文老师的脸旁…深藏功与名,回自己草席睡觉。

没有蚊香,不一会语文老师练起了七伤拳和双手互搏,没咬惯的人吃不消啊,他一下坐起来:卧槽,咋恁些蚊子?

话音没落,他看见了旁边披麻丝一晃一晃的球状物体,睡眼朦胧的掀麻丝一看,昏暗的月光下一个白森森的鬼头,他嗷的一声爬起来,两脚电动小马达一通乱踩,鬼头踏的稀烂!

大家惊醒了,都跑去惊问咋了?

语文老师倒在两个人臂弯上,嘘嘘一股一股尿着,浑身颤抖,望着一地西瓜语无伦次:…鬼…鬼…有鬼…

三爷用手电照照:这不西瓜么?哪来的鬼?做恶梦了吧?

语文老师还是念叨着:鬼…鬼…,机械的收了草席,两腿抖的刚结婚前三天一样走了…

本以为大家会查个水落石出,没想到议论几句又都各睡各的了,不一会一个小年轻说:蚊子太多了,回去睡算了!

军心一动摇,都起来往家回,二大爷破口大骂:日玛都是胆小鬼,我看哪来的鬼!

倒头就睡,不一会看看没人,骂了句“玛币都骇我个老头儿是不?”匆匆起身草席一卷跑起来了……

第二天我正生不如死的办作业,语文老师来了,拉了张椅子在我面前一坐,看了我一阵,连连点头:可以…可以…你是有胆有识的袁承志…不过~,我还是不明白,鬼头咋还会动呢?…

我撅嘴吸了下鼻涕:坏事干多了吧?我哪知道?

他哈哈大笑:好好好!死无对证!江户川乱步都没你厉害!走着瞧哈小爷!

小人报仇,只争朝夕,刚刚开学,这货就在我作业上挑刺了!尼玛作业太多,秀才提笔忘了字,“奶奶”的奶多写了一捺,把他给乐的:四年级的人了,奶都能写错!黄大金,你这奶是长尾巴了么?你奶长尾巴了?

全班哄笑,我面红耳赤,忽然想到我奶奶他应该叫老太巴,心里一阵乐呵……

放学后我一阵风回家,书包一扔冲奶奶叫:奶奶,你那个玄孙老师说你长尾巴了!长尾巴蜕壳的那个长尾巴!

农村高寿的人,最忌别人说活到长尾巴蜕壳,那是骂人的!奶奶一下急了:啥?反了这是!我去问问!

等我故意拖延时间到了语文老师家时,他的脑门已经被奶奶拐杖打成了南极仙翁,还在扶着奶奶不停的说好话道歉……

奶奶一走,语文老师喊住了我,叭嗒叭嗒抽了会烟,叹了口气说:要不是给你叫小爷…算了算了,你还有一年就升初中了,我能熬!滚吧…

狗狼互怕的过了一年,我终于升上了镇中学,开学那天,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心情美美哒的挎着新书包,翻着崭新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新书,坐在新课桌上正幻想未来,门开了,老师和我都惊呆了,居然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他升级到初中教学了!

Like1 2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