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猿还要搬砖,再见

人类最初点篝火,现在使用内燃机。

一根火把,一台强悍的赛车发动机,后者虽然技术复杂了一万倍,但是从能源利用的方式来看,并没有进步,还是通过化学燃烧获取能量。

篝火是直接把树枝点燃,利用光和热。

内燃机通过化石燃料与空气混合点燃,产生高温高压燃气,推动活塞做机械运动。

精致的技术外壳下,包裹的核心还是简单古老的东西:烧火。

从核心技术上讲,电瓶车反而比梅赛德斯奔驰更有新意。

所以我骑着小电瓶车经过奔驰4S店时,都会产生某种技术上领先的优越感。不写了,搬水泥去了。

看到运载火箭冲上太空,很激动吧,是否赞叹人类的伟大?

其实它只是一个终极钻天猴。我绝不是贬低航天人的价值,与科学家相比,我们就像土猿,偶尔丢个石头。

掌握一定技术后,鞭炮厂技术工人超越了土猿,用纸裹住黑火药加一根竹签制造出飞很高的钻天猴。

掌握更多技术后,军工厂工程师搞出了高射炮,还可以发射带有无线电近炸引信的炮弹,乒乒乓乓打灰机。这是花炮工人无法企及的高级钻天猴。

掌握更多更多技术后,诞生了超级人类:航天人。他们搞出超级钻天猴:化学火箭,然后把苏维埃的人造卫星、英雄尤里·阿列克谢耶维奇·加加林同志,以及杨利伟同志送进太空。甚至可能把一堆核弹头送到灯塔国。

这时候土猿们、花炮厂工人、军工厂工程师们都呆呆的看着,如同观赏神迹。

然而这一切技术进步下,包裹的核心技术还是:烧火(土猿丢石头除外)

烧什么呢?烧黑火药、烧炮弹发射药、烧氧化剂和燃料……

我们大家在有生之年还看不到真正的,核心的技术进步。

人类的寿命太短了,这个地球上诞生的大多数人类,一生终了都不知道地球是圆的,还围绕太阳转,未来的人看我们,就像我们看这些先祖一样。

本土猿下午还要搬砖,就不写了,再见。

前面说到本土猿搬运了水泥和砖头。

那么请问这是什么技术呢?猿力吗?不是的,严格说属于核能,聚变核能。

太阳就像一个超级聚变炉,挂在太阳系中。小麦和香蕉在太阳的光热下得以生长,我们这些碳基单细胞生物进化的灵长类,通过小麦加工物馒头和熟香蕉补充能量,再利用肌肉、骨骼和神经元的组合,搬运物体(水泥、砖头),换取一些货币符号,购买食物维生,继续搬运物体。

吃肉是不可能吃肉的,这辈子不会吃肉的,搬砖挣不到钱,生意又不会做,只能吃些馒头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看到了吧?能量来源就是恒星的核聚变。

每当我放下水泥袋和砖头们,站在这片古老的大陆上,这片先祖几千年来耕耘、生活并埋葬的土地上,同一个太阳一如既往无声地播散着光热。

是的,我们都是这颗恒星的孩子,它是我们力量的源泉。大气循环、植物生长、动物繁衍、生物沉积生成煤炭石油……无一不是伟大的太阳所赐,你现在知道可控核聚变有多重要了吧……

直到工头炸雷般的怒吼把我拉回现实。我们便跨上陈旧的电瓶车,去往一个偏远的仓库,再度使用恒星赋予的能量,把两个集装箱的酱油全部入库。

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

过去的年代不论技术如何进步,人类所掌握的终究是燃烧这种化学能,或者间接利用太阳这个大聚变炉。比如利用大气、水循环的水电、风电。比如吸收太阳能的光热、光伏电。燃烧化石燃料的火电。(地热除外)

直到原子能得到和平利用,这才算真正达到了质的提升。

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个时代,一个崭新时代的第一页,还有可能在暮年见到可控核聚变商业化。上一个同样伟大的时刻还是远古人类第一次举起火把。

这是我们的幸运。

不幸的是,那个举起火把的祖先,永远无法想象出后人的钢铁战舰和运载火箭。

举着青铜剑的人不能想象大地上可以用铁轨制造一条道路,再由电力机车高速运行。

我们和他们一样,有生之年也看不到原子能时代或者AI成熟后最辉煌的场景了,那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完全超越了我们想象力的世界。

所以说,这千年来技术的进步并不能快到使人恐怖,反而让人觉得遗憾。

毕竟我们只有区区几十年的寿命,不过是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看到这里你又觉得人类可怜吗?不。

你只要想一想我们的祖先:缺衣少食,忍饥受冻,被猛兽侵袭,伤病也没有医药。寿命很短,三、四十岁就算长寿,婴儿和孕妇死亡率极高……

他们结束了一天的狩猎或农活,回到自己的山洞或者破草房里,也没有什么娱乐。读本小说,玩玩手机,看个电视,都不行。

全民接受义务教育对中国而言只是最近几十年,对外国来说也没有多久历史。

但是这些人竟然根据月球的圆缺制定了历法,把上万光年之外的星辰逐一记录,划分星座。还建筑了金字塔和长城,用木帆船环绕这个星球一周。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从石器到青铜,再到铁器,直到战列舰驶入远洋;从阿基米德画在沙子上的几何图案到《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从第一个举起火把的先辈开始,每一代人类,都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也都带着遗憾与荣耀离去了。

动物没有骄傲与自豪可言,生而为人,我们可以为自己这个物种稍稍骄傲一下。

所以,人类尽管遗憾,却并不可怜。

如果非要找出一些可怜的人,恐怕只有一种,就是那些没有理想,碌碌无为虚度年华的人。

Like1 184 views

一个露营者拎着满满一桶活鱼返回露…

一个露营者拎着满满一桶活鱼返回露营地。就在这时,一位狩猎监督官将她拦住了,“你有捕鱼许可证吗?”
“没有,警官。这些鱼是我的宠物鱼。”那个女人回答。
“宠物鱼?”狩猎监督官问。
“是的,警官。我每天晚上都带这些鱼来湖边,让它们在湖里自由地游一会儿。它们一听到我的口哨声,就会跳回到桶里,我再把它们带回露营地。”
“简直一派胡言。”狩猎监督官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罚单。
那个女人看了狩猎监督官一会儿,然后说:“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跟我回到湖边去看看好了。”
狩猎监督官仍然不相信她的话,但又感到好奇,于是就同意了。
他们来到湖边。女人把鱼全都倒进了湖里,它们很快就消失了。
“好,”狩猎监督官说,“叫它们回来吧。”
“叫谁回来?”
“那些鱼呀。”狩猎监督官答道。
“什么鱼?”女人问。

Like0 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