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妹王八感谢他

80年代,封闭落后的小农村,受着城市经济浪潮的冲击,渐渐有人开始在小农经济意识中觉醒。

那时候农村王八多,小的并不值钱,大的却几天一个价的往上涨,老爸瞅准了这个趋势,深挖了村头小池塘,砌上围墙,廉价收购小王八搞起了养殖。

高墙壁垒,上面弄些玻璃碴子,院墙内搭一草棚,养了几只中华田园犬,就是一个简易却震惊四方的黄氏王八饲养基地。

静待花开的岁月让人暇遐想无限,静待王八成长的时光却是无聊的,好喝两口的老爸,闲着没事,依仗田园犬夜间六亲不认的四处巡视,警惕性为零,天天酩酊大醉。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我那时上四年级,学校买零食攀比风盛行,拥有高档的零食,就是尊显自己高贵的品质和拥有大气辉煌的人生,很多同学都铤而走险偷窃家里的财物。

作为新时代的男性,这拨潮流怎能少了我的浮沉?钱偷不着了偷鸡蛋,鸡蛋搞不着了就偷缸里的大米,大米被老妈用手堆成山脉挖成盆地撒上草木灰做记号偷不成,我就逮啥偷啥,拖鞋、酒瓶子都行…

总之,空*军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空*军的。

那天用舀了点稻偷,不小心偷成了稻种,挨了死打,再也没东西偷了,我蔫了。

星期天在王八池边玩,看到有不少王八在晒盖,那玩意已经涨到二十多块钱一斤了,个个都是一两斤那么大,一个念头在我心里滋生了:偷王八!

那玩意可是值钱货!但草棚就在围墙门边,老爸几乎二十四小时守在那,王八比我值钱,倘若逮住,真有可能会把我剁了喂王八。

咋偷呢?我苦苦思索,那天看见王八顺着一根斜放的破树棍往上爬,到了顶端不回头,直接一下栽进了水里,我初极狭的心豁然开朗!

砍了三根一两丈高的竹棍,削去竹枝,用稻草搓绳绑竹筏一样并排辫在一起,草绳紧紧相连,耗时一天,终于完成。

夜里听到老爸在围墙草棚里打呼,我把那竹排顺着围墙往上一送,就听鱼塘里哗啦一声水响,竹排一头靠墙一头顺利下水了!

一阵汪汪的狗叫后,围墙内恢复了寂静,我手牵拴住棍头的绳子焦急又忐忑的等待着,也不知王八夜里睡不睡觉,会不会傻到顺竹排爬上来。

许久许久,都差点喂蚊子了,也没见动静,正沮丧的打算回去,奇迹发生了!

月光下,棍头爬上来一只黑糊糊的王八,动作虽然迟缓,但它真的爬上来了,我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王八警惕性高,有个风吹草动,绝对是不会下来的。

它伸长脑袋,左左右右看了一阵子,在我的咚咚心跳声中,咕咚一声掉了下来!

我猛地窜上,用竹篓一下罩住,心里一阵狂喜,偷着了!偷着王八了!

匆匆收了竹排放竹林里藏好,贼都是赶早的,天刚蒙蒙亮,我提着那个泡在秧田的竹篓就跑了,刚到柏油路,几个小贩迎了上来…卖了57块钱!

这相比于同学三毛五毛偷来的钱,简直是天文数字,讲真,拿到钱的那一刻,别说手了,我连括约肌都在发抖…

暴发户一天不显摆比杀了他还难受,校门口的甘蔗、鸡蛋糕、瓜子花生袋装果汁,天天不停的买着挤到人多的地方吃…

富过的人都知道,人的一生,最高境界就是金钱和小姑娘,自从有了钱,敢点校门口最贵的炒面,脑袋都敢打摩丝了,气质这一块,被我拿捏得死死的。

耀眼的光环,成功的吸引了不少女生,她们都知道了我是黄氏王八养殖基地大老板的后裔,我竟然谈了两房女朋友!

为什么要谈两房呢?因为据本少那时对女人的分析,所有不听话爱作的女人都是没有压力。不是靠竞争上岗的,她们都以为自己能把男人捏得紧紧的。男人只要今天大房逗逗明天二房撩撩,闹的人人都有危机感女人就会老老实实。

谈恋爱肯定得花钱啊,这个今天送个红头绳头花那个明天送个手帕发卡,都是开支,时不时还请顿馄饨饺子,钱很快就所剩无几。

好在我有王八池这个聚宝盆,成功复制上一次的创业方式,又卖了七十多。

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校长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两百块钱,我简直富可敌校!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别人还在为了三毛五毛费尽心思,我已经在考虑着造房子娶媳妇儿了。

造房子的想法是挨了几次打想出来的,这世上有个奇怪现象,就是后人一旦有钱,父母必定管不住,那次挨的太狠,被威胁再不听话就让我滚蛋出去讨饭,我就想着攒钱分家了。

尼玛自己的房子,两个媳妇儿烧饭我吃,不要太爽。反正你往池里倒王八我就往外偷,有的是钞票,不怕!

地基风水都看好了,村西头水库边上雾气狼烟的,一看就是龙地,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先搞到钱才是王道!

于是我已不满足小打小闹,隔三岔五去偷一只迟早会被发现,得干一票大的,先偷个三两千块盖房钱再说!

我再次巡视了王八池后面的地势,发现有个很大的排水沟,不过上面都被些灌木藤蔓覆盖了,稍加拓宽到王八掉下来能一头栽沟里,两头再一封浇上水,中间盖上一层铁丝网防止王八逃跑,妥妥就是自己的王八池!

说干就干,夜里我拿着铁锹干了一夜,大功告成!

为了提高效率,我买了一副猪肝,剁的稀烂涂抹到竹排上面,这世上所有的王八都爱吃猪肝,果然,夜里王八下饺子一样都掉进了我挖的沟里。

白天盖上藤蔓夜里偷,反正给王八当饲料的河蚌都是我砸,有的是饲料,缺钱了就整一只去卖,讲真,我的童年已经到达了高*潮…

事情坏在老爸得罪了几个素质不好的小混混,他们竟然夜里在围墙外,朝王八池丢了一瓶开口的农药,发现时满池农药味,老爸吓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十万火急请来了抽水机…

池水干的那一刻,里面就剩三五个死王八,老爸面如死灰念叨两句:王八涅…我王八涅?前走后退的就晕倒了…

人中掐的血糊滋啦才醒,他疯了一样在围墙外查找蜘丝马迹,“我靠”一声掉进了我的私人王八池,爬上来时,屁.股吊了一大片王八,二伯上也吊了一只…

他找到学校的那一刻,恰逢本少正在校旁边烧烤店品尝美食,面前一排烤串,手拿一条油冒冒烤好的鲫鱼,正挥挥洒洒,将孜然撒通透…

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尽在不言中…劈头几个巴掌,整个校园都听到了我黄家大少狗一样的叫声,他扯住我的一条后腿往肩上一个倒扛,直接来到了村支部的办公室…

表叔是县医院的医生,老爸在座机上掐了几个号码“喂,老表,在医院骨科给我留个床位!嗯!包一年……”

话没落音,随后赶来的爷爷照他脑袋劈头盖脸一通拐杖:日玛还有脸打他?要不是宝贝孙子把王八转移了,你裤衩都赔没得了!赶紧回家弄点好菜好好款待他!……

若干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此事,老爸总是愤愤不平:“实在没想到,偷我王八的人我还得感谢他,好吃好喝还得给他倒饮料…”。

Like0 360 views

小雅招娣和大银 爱恨交织互纠缠

高考失利后,大银不想复读了。

在一个公鸡刚刚扯脖打鸣的黎明,大银背着两个化肥袋子装的行李,又提了一兜母亲煮好的熟鸡蛋和两包寿星佬饼干,跟随工头和一群打工大军,踏上了去武汉的班车……

工作地在黄陂县一个农村砖厂,工作是出窑,就是把窑洞烧好的砖块装车,拉到窑外广场码好,论块算钱,大夏天的,工作时间定为下午五点到凌晨两点。

窑里五十多度的高温,汗出如雨,关键还脏,每块砖上都积有一公分多厚烧过的煤灰,整车砖都是在密集到看不见人的灰尘中装好拉出来的,个个糊的像刚出东海的奔波儿霸……

子夜时分,食堂老李总会送来夜宵,一大桶煮到入口即化的盐水面条,白糊糊的一根青菜也没有,但大银和工友们都吃的很香,饿啊,忽隆隆的从嘴往胃里浇灌,吱吱的举碗喝着汤,吧嗒着夜空中最响亮的嘴,一碗又一碗…

缘份的到来,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里,送面条的居然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换人了!

长长的两条麻花辫,柳叶眉瓜子脸,稚气未脱的白皙脸庞,透着对工友的关怀和得到工作的兴奋。

是的,那时候女孩子找个轻松的工作太难了,砖机组的那帮塔尔镇姑娘,个个都干着力不能及的搬砖坯工作,肱二头肌都跟男人一样棒棒哒了。

但那群姑娘长的人形不像狗卵子,大银都看不上。

这个姑娘,大银却心动了,月光下白色连衣裙衣袂飘飘,宛如画中的仙子,大银一度看的忘了喝面条,等反应过来时,工友老偏头已经倒提桶用手咣咣拍着,唯恐剩下往碗里倒了。

心动归心动,但大银还是挺自卑,毕竟自己是个苦工,脸上头上身上的灰,风一吹跟西游记灵宵宝殿一样,穷的叮当响,哪配去撩妹。

姑娘名叫小雅,父母双亡,是工头的外甥女,同样是高考落榜大军中的一员,本来是在窑厂帮窑主喂二十多头猪,窑主看她有时间猪又喂的好,就让她下面条喂出窑班工人。

眼见夜宵不够吃,小雅和窑主据理力争多要了面条,一桶装不下,就把白天挑猪食的桶刷刷,用两个桶挑到窑洞边上。

灵魂的碰触是在一个雨夜,大银有点高烧,晕晕糊糊速度慢了没有完成任务,平时谁搬不出任务砖数,都会有人帮忙,但雨下的像依萍找她爸那天一样大,天上还时不时有闪光拍照的,人都跑了。

一半工作量都没完成,大银都哭了,出不够砖块数量窑主要扣钱,还扣年终奖,正在绝望之际,电闪雷鸣下,一个黑影打着一把雨伞,如风摆柳匆匆跑来了。

竟然是小雅,浑身都湿透了,大银惊讶的问:你咋来了?

小雅气喘吁吁的说:我在看琼瑶小说还没睡,听他们议论你病了干不完活,我来帮你!

大银喉头一酸:不用不用,这太脏了!

小雅自顾自的戴上借来的口罩和手套,已经在窑洞密集的粉尘中开始搬砖装车了:“没事,又不是城里大小姐,回去再洗……”

大银感动的想哭,又怕小雅笑话,抽泣着开始和小雅一起搬砖。

一车一车装完,大银拉车小雅推,一直忙到天亮……

下午大银醒来,想起小雅帮自己搬砖,心中过意不去,在小卖部买了点零食,到了食堂一看小雅不在,别人说她喂猪去了,大银就来到了猪场。

小雅正穿着靴子吃力的清猪粪,看到大银来了,脸唰的飞红:“别过来,脏!”

大银没想到喂猪还得清猪粪,一时竟有些气愤,想都没想就捊捊裤腿进了猪圈,拉锯一般抢过铁锹就铲着往圈外甩:“你舅也是的,怎么能让你干这活?”

小雅羞的双手捂着脸,半天才说:“可以了,比力气活强多了。”

干完活,都回去洗了澡,大银再去食堂的时候,发现小雅正一脸陶醉的吃着自己买的零食,旁边有人问:“丫头舍得买零食吃了?”小雅大声回答:“大银哥买给我吃的!”

“哟,大银哥买的呀?怪不得吃那么香!”食堂里哄堂大笑。

一股暖流在大银心中激荡,他没有进去,轻手轻脚溜出几步,一阵疾风似的狂奔起来,跑到后面的松树林,他癫狂的大喊大叫,那一刻,大银的心都化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小雅……

夜里大银正在干活,小雅挑来面条,蹲着看大银狼吞虎咽吃完,本该挑桶回去的她,竟掏出手套戴上口罩,拦都拦不住的要帮大银干活……

就这样,夜里小雅帮大银搬砖,白天大银帮小雅清猪圈,两人情愫飞升着,虽未表白,但心底都已将对方视为深深爱着的恋人……

两人一起逛马路…一起有滋有味的唆着廉价的冰砖…一起在小松林追逐嬉闹的彩蝶,一起手牵手钻进鸟啾松摇的寂静大山游玩……

相互的迷恋让两人如影随行,工作的脏累并没玷污心中那纯洁的爱情,小雅用一月的工资,为大银买了时尚的凉鞋和潮流的衣裤,大银也为小雅买了一条虽细却亮灿灿的鸡心金项链…挑猪食的小雅,腿迈得更加欢快,搬砖的大银,也浑身力量爆棚……

意外同样来自一个深夜,那天大银望眼欲穿的盼着小雅送面条来,黑夜中,挑着两个桶姗姗而来的,却是另一个姑娘。

这个叫招娣的女孩,是窑主的侄女,帮窑主家做饭的,是一个与小雅截然不同的湖北姑娘,小雅苗条而她丰满,小雅清秀内敛而她却狂野外向,火辣辣的身材,夸张的在鬓边插上一朵香气扑鼻的栀子花。

大银问:”小雅呢?”招娣说:“她感冒了,今天我帮她做饭。”

什么?小雅感冒了?大银面条都没吃,在旁边池塘洗把脸就要去看她,招娣说:“你就是她男朋友吧?她让我告诉你别担心,她已经睡了,明天再看她。”

大银魂不守舍的“喔”了一声,又望了望远方的女工宿舍,黑灯瞎火的貌似都睡觉了,又怕去了打扰到小雅休息,这才拿碗盛了碗面条。

呼噜喝了一口,艾玛,太好吃了!适中的酸甜滋着淡淡的咸味,两边腮腺竟不自觉的津津生液,胃口大开啊!

所有人都异乎寻常吃的飞快,你一碗他一碗像抢一样,平时两桶都会剩下半桶倒了喂猪,今天吃的光光!个个撑得坐地不想起来。

怎么会如此美味?大银快要吃完时,留心看了下面条汤,发现是褐色的,这与小雅平时的白面条汤截然不同,吃完久久仍唇齿留香,忍不住赞了声:太好吃了!

招娣定定的看着大银,突然小声的说:好吃明天我还做你吃。

说完这些,招娣慌乱的收拾了桶和碗筷挑着就跑,路灯下还摔了一跤,偷眼瞄了下大银,发现他还在笑,满脸通红的收拾了一地碗筷,咣咣当当的挑着又跑……

老偏头拍拍大银肩膀:“小伙子,桃花运上来了,这姑娘看上你了!你没发现她平时看你眼神都不对劲么?……”

讲真,大银平时还真没在意这个叫招娣的姑娘,一是压根没想到去高攀窑主的侄女,二是心中已经有了恋人,对老偏头的话,只是略微笑了笑……

Like0 990 views

朋友花几百块买的一个很酷的头盔,…

朋友花几百块买的一个很酷的头盔,跟他那十几万的酷酷的摩托车刚好配!他戴几天,他老婆不让他戴了,因为他老婆同事说那个头盔太酷了,是撩妹子用的,为了这个头盔两口子吵几次了,扔了舍不得,就送我了,可我戴两年了,也没有姑娘撩我。现在还挂在我的小电驴上。

Like1 1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