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妹王八感谢他

80年代,封闭落后的小农村,受着城市经济浪潮的冲击,渐渐有人开始在小农经济意识中觉醒。

那时候农村王八多,小的并不值钱,大的却几天一个价的往上涨,老爸瞅准了这个趋势,深挖了村头小池塘,砌上围墙,廉价收购小王八搞起了养殖。

高墙壁垒,上面弄些玻璃碴子,院墙内搭一草棚,养了几只中华田园犬,就是一个简易却震惊四方的黄氏王八饲养基地。

静待花开的岁月让人暇遐想无限,静待王八成长的时光却是无聊的,好喝两口的老爸,闲着没事,依仗田园犬夜间六亲不认的四处巡视,警惕性为零,天天酩酊大醉。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我那时上四年级,学校买零食攀比风盛行,拥有高档的零食,就是尊显自己高贵的品质和拥有大气辉煌的人生,很多同学都铤而走险偷窃家里的财物。

作为新时代的男性,这拨潮流怎能少了我的浮沉?钱偷不着了偷鸡蛋,鸡蛋搞不着了就偷缸里的大米,大米被老妈用手堆成山脉挖成盆地撒上草木灰做记号偷不成,我就逮啥偷啥,拖鞋、酒瓶子都行…

总之,空*军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空*军的。

那天用舀了点稻偷,不小心偷成了稻种,挨了死打,再也没东西偷了,我蔫了。

星期天在王八池边玩,看到有不少王八在晒盖,那玩意已经涨到二十多块钱一斤了,个个都是一两斤那么大,一个念头在我心里滋生了:偷王八!

那玩意可是值钱货!但草棚就在围墙门边,老爸几乎二十四小时守在那,王八比我值钱,倘若逮住,真有可能会把我剁了喂王八。

咋偷呢?我苦苦思索,那天看见王八顺着一根斜放的破树棍往上爬,到了顶端不回头,直接一下栽进了水里,我初极狭的心豁然开朗!

砍了三根一两丈高的竹棍,削去竹枝,用稻草搓绳绑竹筏一样并排辫在一起,草绳紧紧相连,耗时一天,终于完成。

夜里听到老爸在围墙草棚里打呼,我把那竹排顺着围墙往上一送,就听鱼塘里哗啦一声水响,竹排一头靠墙一头顺利下水了!

一阵汪汪的狗叫后,围墙内恢复了寂静,我手牵拴住棍头的绳子焦急又忐忑的等待着,也不知王八夜里睡不睡觉,会不会傻到顺竹排爬上来。

许久许久,都差点喂蚊子了,也没见动静,正沮丧的打算回去,奇迹发生了!

月光下,棍头爬上来一只黑糊糊的王八,动作虽然迟缓,但它真的爬上来了,我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王八警惕性高,有个风吹草动,绝对是不会下来的。

它伸长脑袋,左左右右看了一阵子,在我的咚咚心跳声中,咕咚一声掉了下来!

我猛地窜上,用竹篓一下罩住,心里一阵狂喜,偷着了!偷着王八了!

匆匆收了竹排放竹林里藏好,贼都是赶早的,天刚蒙蒙亮,我提着那个泡在秧田的竹篓就跑了,刚到柏油路,几个小贩迎了上来…卖了57块钱!

这相比于同学三毛五毛偷来的钱,简直是天文数字,讲真,拿到钱的那一刻,别说手了,我连括约肌都在发抖…

暴发户一天不显摆比杀了他还难受,校门口的甘蔗、鸡蛋糕、瓜子花生袋装果汁,天天不停的买着挤到人多的地方吃…

富过的人都知道,人的一生,最高境界就是金钱和小姑娘,自从有了钱,敢点校门口最贵的炒面,脑袋都敢打摩丝了,气质这一块,被我拿捏得死死的。

耀眼的光环,成功的吸引了不少女生,她们都知道了我是黄氏王八养殖基地大老板的后裔,我竟然谈了两房女朋友!

为什么要谈两房呢?因为据本少那时对女人的分析,所有不听话爱作的女人都是没有压力。不是靠竞争上岗的,她们都以为自己能把男人捏得紧紧的。男人只要今天大房逗逗明天二房撩撩,闹的人人都有危机感女人就会老老实实。

谈恋爱肯定得花钱啊,这个今天送个红头绳头花那个明天送个手帕发卡,都是开支,时不时还请顿馄饨饺子,钱很快就所剩无几。

好在我有王八池这个聚宝盆,成功复制上一次的创业方式,又卖了七十多。

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校长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两百块钱,我简直富可敌校!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别人还在为了三毛五毛费尽心思,我已经在考虑着造房子娶媳妇儿了。

造房子的想法是挨了几次打想出来的,这世上有个奇怪现象,就是后人一旦有钱,父母必定管不住,那次挨的太狠,被威胁再不听话就让我滚蛋出去讨饭,我就想着攒钱分家了。

尼玛自己的房子,两个媳妇儿烧饭我吃,不要太爽。反正你往池里倒王八我就往外偷,有的是钞票,不怕!

地基风水都看好了,村西头水库边上雾气狼烟的,一看就是龙地,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先搞到钱才是王道!

于是我已不满足小打小闹,隔三岔五去偷一只迟早会被发现,得干一票大的,先偷个三两千块盖房钱再说!

我再次巡视了王八池后面的地势,发现有个很大的排水沟,不过上面都被些灌木藤蔓覆盖了,稍加拓宽到王八掉下来能一头栽沟里,两头再一封浇上水,中间盖上一层铁丝网防止王八逃跑,妥妥就是自己的王八池!

说干就干,夜里我拿着铁锹干了一夜,大功告成!

为了提高效率,我买了一副猪肝,剁的稀烂涂抹到竹排上面,这世上所有的王八都爱吃猪肝,果然,夜里王八下饺子一样都掉进了我挖的沟里。

白天盖上藤蔓夜里偷,反正给王八当饲料的河蚌都是我砸,有的是饲料,缺钱了就整一只去卖,讲真,我的童年已经到达了高*潮…

事情坏在老爸得罪了几个素质不好的小混混,他们竟然夜里在围墙外,朝王八池丢了一瓶开口的农药,发现时满池农药味,老爸吓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十万火急请来了抽水机…

池水干的那一刻,里面就剩三五个死王八,老爸面如死灰念叨两句:王八涅…我王八涅?前走后退的就晕倒了…

人中掐的血糊滋啦才醒,他疯了一样在围墙外查找蜘丝马迹,“我靠”一声掉进了我的私人王八池,爬上来时,屁.股吊了一大片王八,二伯上也吊了一只…

他找到学校的那一刻,恰逢本少正在校旁边烧烤店品尝美食,面前一排烤串,手拿一条油冒冒烤好的鲫鱼,正挥挥洒洒,将孜然撒通透…

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切尽在不言中…劈头几个巴掌,整个校园都听到了我黄家大少狗一样的叫声,他扯住我的一条后腿往肩上一个倒扛,直接来到了村支部的办公室…

表叔是县医院的医生,老爸在座机上掐了几个号码“喂,老表,在医院骨科给我留个床位!嗯!包一年……”

话没落音,随后赶来的爷爷照他脑袋劈头盖脸一通拐杖:日玛还有脸打他?要不是宝贝孙子把王八转移了,你裤衩都赔没得了!赶紧回家弄点好菜好好款待他!……

若干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此事,老爸总是愤愤不平:“实在没想到,偷我王八的人我还得感谢他,好吃好喝还得给他倒饮料…”。

Like0 17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