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强,则弟弟扶墙!

有弟弟的都打过架吧?我也一样。和弟弟的恩怨,还得从小时候一次泡澡说起。

那年家里多收了三五斗,老爸高兴,临近年关,让我带弟弟去镇上的大澡堂泡澡,帮他身上的老泥辞旧迎新。

热乎乎的泡完,弟弟躺在闲床上,我拿了一个低矮的小马夹站在上面,手缠毛巾正晃嗒晃嗒搓的起劲,弟弟吼了起来,说哥你蛋咋老是撞我头啊?是故意的!

轮到他帮我搓时,他嘴里叨叨着,说也要用蛋撞我的头。

我一听不对,起来死活不肯让他搓了,这货逮住不依不饶,撕扯最后升级,成了打斗。

他挨的老惨了…哭哭啼啼回到家,老爸只是训斥了我,见我没挨揍,他怒气难平,这个从小就具有碰瓷天赋的家伙,越哭越离谱,说我蛋把他头撞坏了,脑瓜儿有点晕!

得亏那时他小,要是大点,指不定要照个CT磁共振啥的。

老爸忍无可忍,拿起鸡毛掸子照他头上就是一棍:“扯淡你是好样的?头撞坏了,铜头铁蛋吗?”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那家伙嚎的…我妈专门烙了两块糍馍都没哄好,坐地两腿乱蹬。

见势不妙,老妈抄起鸡毛掸子,把我和老爸打的抱头鼠窜跑出门,才算了事……

我本以为事情完结,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才知道他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

我那时肠胃不好,调理期间,当医生的堂哥给我开了点开塞露,那天蹲坑忘拿了,就吆喝让他去拿一下。

接过来的时候,瓶口是开的,我丝毫没有多想,塞菊花里一挤,半截肠子瞬间发烫!

你们和我当时想的一样,热水是吧?错!这货把药水倒掉往里面挤了一瓶502胶水!

封口了,当场就封口了,可恨的是,就犹豫了一下下,那个圆球一样的塑料瓶也拽不出来了,一拽扯着肠子疼!那场景,就和现在萌萌哒小姐姐吃泡泡嘴上吹的泡泡一样样的。

我急了,夹着瓶子猛追,这货鸡飞狗跳的跑了。

农村人心疼钱啊,老爸也没当回事,剪掉瓶子说明天胶水软化就好了。

事实证明老爸想多了,肚子又胀了两天,不巧还吃坏了肚子,腹鼓如球疼的打滚,这才急慌慌的用架子车把我拉到医院。

跪趴在手术台上,打开菊花的瞬间,“哧”的一声大姨夫喷薄而出!老医生没跑的及,眼镜都打歪了,一屁股坐倒在地,脸上滴*滴答答吓傻了……

一发不可收拾,又哧了好几股子,老医生两手挡脸叫道:快下床!

下床得转动身体和弯腰穿鞋啊,屁.股机关枪一样左右上下扫射,医生和护士嗞的乱躲,老爸拦腰抱着我屁股朝外就往门口跑,就像抱了个正在燃放的烟花,手术室喷的乱七八糟,到处都是山水画……

老爸怕我弟会夭折在我手上,在家守了两天,反复开导,说亲兄弟能投胎到一家,是几辈子修来的缘份……

但守得了初一守不了十五,麻将终归要打的,走时他摸摸我的头像劝寡妇嫁人:他还小,别打他哈,莫生气莫生气。

我惨笑着:不生气不生气,等你们走了我再打!

老爸毛了,扯住我啪啪就是几个耳刮了……

被人堵了下水道还挨打,这特么谁能受得鸟啊?明的打不了,那就来暗的吧!

君子报仇,数月不晚,机会终于来了!

那天老妈在河边洗衣服,弟弟在她附近玩(不敢粘我,怕挨揍),前几天下雨,河里涨了水,我在上游不远的花生地偷花生吃,看到旁边有块风的半干牛粪,心生一计。

我先把一些散花生丢进河里,果然,弟弟见到顺流而下的花生,兴奋的捞起来吃了,老香了。

不一会他看见一大块牛粪飘来,上面插的全是花生,那家伙吐的,隔老远我都能看到一股子一股子的……

那货吐着晕头转向,一不留神滑进了河。那条河两边水都不深,也就到弟弟鼻子那个地方,所以我并不着急的跑过去,目的就是想淹他一会。

没想到的是那天河在涨水,正在洗衣服的老妈看见水里一丛黑毛在飘浮,随手一提,竟然是弟弟,肚子都喝圆了,七窍喷水!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我早就看他掉河里了!

老妈抄起棒槌就追,跑了几条田埂才把我按住,棒槌打的咚咚的……

矛盾又升级了,弟弟见到我像仇人一样,想想气不顺就来撕巴,开始我还忍着,毕竟差点把他搞死了嘛,次数多了,人都是得尺进丈不懂见好就收,他越来越放肆,拿棍干上了!

哥哥强,则弟弟扶墙!熊孩子就没有打不老实的,我一股劲把他打的提前换了牙……

紧接着又坑了他一次,终于点燃了他痛下狠手的导火索。

那时妹妹大他一岁,会炒菜了,虽然咸的我们都像发瘟鸡闭眼乱甩头,但我爸高兴啊,宠的她完全不知道姓啥。

弟弟却不买帐,经常背地里揍她。

那天吃过午饭,妹妹又在帮老爸又是倒茶又是锤背,老爸笑的…那眼里只有他闺女了。我看着就来气!就幽幽说了一句:爸~你看俺妹,比俺弟高半头,咋就打不赢俺弟呢?天天被俺弟打的哭!

弟弟赶紧“丝”的吸气皱眉瞪我,老爸一下毛了:他奏是作死~个妖道!命令我妹:上去跟他打!我就不信你打不赢他!

妹妹不敢,老爸眉头一皱:我在这你怕啥?打!

妹妹胆肥了,心虚的“好”了一声,哈哈尬笑着,壮胆张牙舞爪上去了,先推了一下,见弟弟一个趔趄不敢动,新仇旧恨复发,“呀呀呀”的抓头发捶头了,笨妮子打架两手不会弯曲,像波浪鼓的两个链子锤,前胸后背使劲的夯我弟,老爸看的哈哈大笑。

一直怒目瞪视不敢动手,想用威慑制止这场暴行的弟弟忍无可忍,卯足劲“呯”的照脸一拳,当场Ko!妹妹脸上姹紫嫣红,成了乌眼鸡,趴地嚎啕大哭起来!

老爸抄起擀面杖就追,平时打我们都是追追就算了,那次是屋前屋后死命的撵啊,那家伙打的…惨啊……

那次挨揍后,弟弟知道我不是好鸟了,打又打不过,复仇无望,不吭声了。

我以为这下整老实了,万没料到他又在寻找机会坑我。

人,永远不要相信你的敌人会对你手软,我就是犯了这个致命错误。

转眼到了冬天,下了一场暴雪,我和弟弟又在那条河边对岸玩。

对岸是一座半高不高的山,积雪很厚,弟弟说,哥,你在下面把雪掏空,我们让雪塌下来。

童年无聊没事干,我真的用手在河边冰上站着掏山脚积雪,眼见掏空,忽然轰轰的响了起来,那雪滚滚而下,瞬间把我埋的只剩脑袋,弟弟一边用脚把雪往下猛踹一边大笑:还打我不?还打我不?

我急的大叫:个傻币快点回家喊人!这里是河我爬不过去!

弟弟这才意识到严重性,要下来救我,危急关头我破口大骂:日你爷爷个币快滚!下来都是死,快去喊人!

这下他才一脸灰白的往家跑,雪一直滚落,终于把我埋住了。

搁平时,雪是松的,用手挖挖,即便出不去,至少能露个头,可那雪是表皮冻硬了的,乱七八糟太多大冰碴子,只能勉强挖个洞够呼吸,正是午饭时分,周围也没人。

弟弟刚进家门,老妈喊他:跑哪去了?正想找你呢,快盛饭,今天吃人造肉!

所谓人造肉,也就是腐竹之类的豆制品,弟弟不知道啊,以为是吃肉,一激动把我给忘了,盛了碗饭就往堂屋跑,狗抢屎一样跑倒了!碗碎了,那团饭按的太紧,球一样滚了几圈还没散,老母鸡差点没啄动。

老爸要揍弟弟,老妈说算了算了,日子苦,孩子想吃东西也可怜,又盛了一碗,看着弟弟狼吞虎咽才想起我,问:你哥呢?

弟弟鼓着腮帮子:“被雪埋河边了!”……

当我被挖出来重新看到太阳时,人已经冻迷糊了,抬回家的……

这梁子结大了,弟弟看着老爸把我剥光光,放柴火上烤乳猪一样就差一撮孜然粉,吓的跑姥姥家去了……

互坑由此白热化…

我弄坏了他的自行车闸,下陡坡猛的一推,他发现不对赶紧脚刹,鞋底都飞上天了,要不是主动跳进水沟,肯定能磨到了大胯…

他说钱掉进了灌木丛要我帮他找,一窝马蜂把我蛰的跑成搏尔特,疼的喊妈…

例子举不胜举,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好心给他块月饼,他怀疑下了毒,要用奶奶的银簪子戳戳试一下才吃,他给我盛饭,我要死劲搅搅看看有没老鼠屎或其它不能消化的东西,不放心还跟老爸换一碗…坑惨了就打,他猛打猛上,谁说都不好使…

天天断官司的老爸无可奈何,去找王瞎子给我和弟弟算了一掛,天罡对地煞啊!犯克,没办法,把我俩分开睡,严加看管。

保命要紧立志发奋图强的弟弟,战略眼光长远,具有一个优秀二胎的卓越政治远见性,他十岁那年,我撺掇他和我一起扒新堂嫂的裤子,我跑走后他被堂嫂剥了光猪,拽着鸡鸡村头到村尾游街还是老妈把他救下来的,他一星期回家不出门后,偷了家里鸡蛋当学费,拜一个玩杂技的老头学武了!

劈叉压腿蹲马步,每天凌晨我睡的正香,这个俩耳朵背着都嫌累的懒家伙,居然在院子豪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嘿嘿哈哈练拳了!

开始我还真是嗤之以鼻,半年后,发现和他永远分不了胜负的胖子连顺,被他打的跑成了人肉风火轮,我慌了,果断举报他偷鸡蛋学武。

没成想老爸听到后,直接去交了学费,我傻眼了!

为了永远走在河东,我订购了武术杂志,在又烦又累的学业压力下,每天强压起床气,生不如死的也练了起来,万一他翻身农奴把歌唱那就麻烦了。

恩怨的结束是在我22岁,那一年暑假,我带回了个女朋友。

虽然和女友约定必须相敬如宾,但天天在门口走,哪有不进去溜达的?溜达一次就玩命溜达了。

女人的厉害,结过婚的男人都知道,半月下来,我坐着吃饭脚下像踩缝纫机,单眼皮活生生瘦成了三眼皮,虚汗特么呼呼的。

女友走后那天早上,我差点被一条草绳绊倒了,弟弟看在了眼里,挑衅起来,筷子在桌上一拍:“奸贼!你可知罪?”

见我一脸懵逼,这货挽挽袖子:“我忍你很久了!今天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我望着老爸,希望他能治治这个楞头青,没想到一贯严厉打击打架斗殴的他,端起饭碗背对着我,呵斥了一句:“要打到屋后祖坟边去打!”

艾玛这明显是看我破了童子功乘虚而入啊,我气的浑身发抖,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强压怒火,想想这几天手无抚鸡之力,忍了又忍笑道:“想死是吧?后天,后天八点是黄道吉日,适合送你上西天,谁孬谁王八!

那两天我狂吃了大补丸,鸡蛋可着大海碗贼吃海塞…

第三天八点,弟弟早早双手抱膀在那里等我,不要脸的竟然偷穿了我的练功服,我一路蹬腿挥肘也到了场地。

决战祖坟之巅!

没有过多废话,他抖索着阴笑抢先发难,挑战霸权主义的恶斗正式开始…噼里啪啦的转圈游斗,相互吃了对方不少老拳后,他见占不了便宜,本着打人先打蛋,没打赢一半的原则,左左右右的来掏裆,闪转中,弯腰撕抱在一起。

这货力气是真大了不少,我又虚,势均力敌,祖坟边你来我往脚下磨的碎草乱飞,吸引了不少放牛的少男少女前来围观……

翻滚扑打足有个把小时,一个暗恋弟弟的邻村放牛大胸妹着急了,上来拉扯“算了算了!”

我特么正在暗喜有人救场,忽觉屁股一凉,该死的大胸妹居然下阴手扯掉了我的松紧腰裤子,急的伸手去提,弟弟趁势把我顶翻在地。

反抗必然会露出我荞麦色的肥腚,一只手难以抵挡,无奈之下只得老老实实不动了。

弟弟摁住我:“还牛逼不?还揍我不?咹?别装死!”

咚咚咚,咚咚咚锤死猪一样锤了我一顿,这货撒手就跑,哭了,高喊着:我打赢了!我打赢我哥了!

严重怀疑不是亲妈的老妈也丢了准备揍我的棍子,望着远去抬抬以抬抬走路的我弟,抹着泪跟一群看热闹的婶婶阿姨叨叨:娃长大了,打赢他哥了,再不担心他了!……”

一晃若干年过去了,别问我后来有没有再揍弟弟,自从他当兵回家娶了那个连我内裤都扒掉的邻村女后,但凡有争斗,一个和我撕巴,一个专业扯我后腿转圈跑,我再也没有打赢过他两口子……

Like3 2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