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跑不了

阴森森的房间,昏暗的灯光,彻骨的寒冷,隐隐约约能听到不远处似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的作响,由远及近。模糊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人,低垂着头,脚不粘地的缓缓地移进了房门内。看不清楚脸,只能看到,面前的长发后面,似是水滴状的粘稠物,不断的往下滴着,那鲜红色的液体,是血!刚才的水滴声就是来自于她!

一声压抑的惊呼,沈宏伟从梦中惊醒过来,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流在了枕边,身上也以被汗水浸湿了。缓了缓神儿,宏伟转过头,看到旁边熟睡中的妻子,翻身下了床,轻轻的走出卧室,来到了阳台,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吸了几口,让浓烈的焦油味儿顺着气管儿,直灌入肺部,顿时,大脑清醒了不少。

这段时间以来,每天夜晚都会做这个奇怪的噩梦,梦里的红衣女人是谁?自己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为什么会在梦中出现?她为什么要缠着自己?一连串的问题,让宏伟不知所措,联想着自己身边所有的朋友和最近发生的事儿,都好像跟她没有关系。

“这已经是用正常逻辑和思维无法理解的怪异现象了,怎么办才好,这么发展下去,自己非得被自己的梦吓死!”沈宏伟内心焦虑的想着。

“老公,你怎么了,大半夜的怎么不睡觉?”老婆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哦,没什么,公司有点事儿,睡不着,起来活动一下,你先睡吧,对了,明天我要出差一趟,早上帮我准备一下换洗的衣物。”沈宏伟不耐烦的对老婆说完,又点燃了一根香烟,若有所思的想着自己的问题。

一大早,沈宏伟拿起老婆收拾好的行李箱,头都不回的出了家门,只留下老婆一个人对着刚做好的一桌早餐发呆。沈宏伟没有心思管老婆心情怎样,而且他也不是因为公司事务出差。

前两天,手下的业务经理小范介绍了个云南苗族姑娘,刚大学毕业,想来他们娱乐公司实习,小范借此机会想给沈老大表示表示,就让这个云南小妹先去临省的一处拍摄地实习,接着就给沈宏伟发了条简短的信息,只是说有新品到,请来品鉴。

沈宏伟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进他们这行,新人都得需要调教调教,“看来这次品质不错,小范这家伙真是有心了,最近刚好睡不好觉,得需要找了乐子放松一下了。”这么想着,心情也大好起来。

飞机落地后,沈宏伟提着行李老远就瞧见小范前来接机了,看着小范一脸得意之色,沈宏伟会心的笑笑,直接乘车去往某处的豪华酒店。小范安排好老大后,直奔工作组,来接这个待“调教”的云南姑娘。

由于是刚进入实习阶段,苗苗自然是很不适应这里的工作,同事们也是有意无意的对着她坏坏的笑,而苗苗并不知道这笑意味着什么。几天的工作,让苗苗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被剧组的组长骂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感觉自己所学的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只要你背后有关系,就算睡着演戏,导演都说好,没有这层关系,你就是演破了天,还是不行,可刚刚入行的苗苗哪里知道这水到底有多深呢。

下午休息的时候,小范来到工作地,借由工作原因,单独叫苗苗出来谈话。

“这几天听王导对你的评价不怎么好,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应该好好努力不是?”小范先是一本正经的说着。

“范经理,我可能刚来,还不太适应环境,你放心,我会努力的。”苗苗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小范说道。

“好好好,年轻人需要有魄力,有自信是好事。以你的条件出演一号人物都没问题,只是还需要点火候。这样吧,你先跟我回去,休息两天,对于技术上,我会给你再做细致一点的指导。”小范漫不经心的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可是,我这里还有工作没有做完,王导那儿怎么办?”苗苗一脸天真的问道。

“老王那边你不用管,我会跟他说明的,咱们这就走吧。”说着就把苗苗拉进了车里,直奔沈老大住处而去。

一路上小范给苗苗说了好大一通道理,说的苗苗还很感激能遇到这么好心的大哥哥,所以对小范的戒备心也没有了。直到酒店后,苗苗心里越来越觉得不踏实,心里纳闷的想着:“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这么好的酒店?”

“范经理,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苗苗疑惑的看着小范。

“哦,来的路上我跟老总说了你的情况,他想看看你的业务能力,如果可以,那么就由你来下部剧的女一号。哈哈,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得好好把握啊。”小范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

苗苗只能硬着头皮,被小范连拉带拽的走进了老总的豪华套房中。刚一进门,沈宏伟就被这不染俗世的小姑娘征服了,那精致的五官让人感觉清新脱俗,惹火的身材曼妙有质,尤其是那孩童般天真烂漫的眼神,如同掉进初恋般难易自拔的深渊。

小范见老总楞了好一会没说话,赶紧打着圆场说到,“苗苗,这是我们集团的老总,沈总,这次的剧目人员安排,都得由沈总把关,所以带你来亲自试镜。”

苗苗则磕磕巴巴的说道:“您、您好,沈总。”

“哦,小苗啊,来来来,快请里面坐。”沈宏伟这才将定格的目光从苗苗身上移开,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你的情况,小范已经跟我说过了,鉴于你的条件,是可以参演一号人物,但是呢,还需要把你好好包装一下。”沈宏伟一脸严肃的说着。

小范则心领神会的去到隔壁的房间冲茶泡水,老练的将一颗小片药偷偷地放入了苗苗的杯子了,然后端出来让苗苗喝了下去。

沈宏伟则漫不经心,滔滔不绝的对苗苗说着些有的没的,几分钟后,药效起了反应,苗苗有点神思恍惚起来,极度的疲乏感传遍全身,连一根指头都要动不了了,此时,苗苗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挣扎着起身想呼喊,可已经呼叫不出声音了。

“噗通”一声,苗苗摔倒在地上。

紧接着,小范将苗苗小心地抱进了睡房正中,圆滑的对沈宏伟道了个别,就匆匆出去了。

沈宏伟来到房间,仔细的打量着昏睡中的苗苗,自言自语的说着:“真是美的不可方物,这次小范的事儿办的不错,真好,真好!”随手关了房门,拉起了窗帘,宽衣解带环抱着苗苗娇小的身躯,大肆行起了兽性之事。完事后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欣赏着裸体下的苗苗。

几小时过去了,苗苗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当看到对面一脸淫邪的沈总,和自己全裸的身体,下身还伴随着隐隐的疼痛,知道了这些无耻的人对自己做了什么。

“小苗啊,你醒了,你,你干什?!”

苗苗尖叫着抓起身旁白色的浴巾,裹住了自己的私处跳了起来,疯了一般的扑向沈宏伟,对着沈宏伟连抓带挠,不停的大骂着“无耻、下流”的词语。

沈宏伟被这疯狂的举动也是没有准备,拉开门就往外面跑,却被苗苗从后面扯住了衣领,两个人一起滚到在地,厮打起来。苗苗一个弱小的女孩,哪里是沈宏伟的对手,沈宏伟一把拉住苗苗的头发,将她摔倒了桌旁,苗苗的额头装在桌角上,顿时血流如注。

看着发疯般的苗苗,沈宏伟心里也慌了,自己玩过这么多女人,都是倒贴入怀,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苗苗也不理会出血的额头,爬起来又要厮打沈宏伟,沈宏伟一闪身顺势踹出一脚,苗苗娇小的身体一下向前飞了出去,随着玻璃的一声脆响,苗苗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就直接摔下18层高的大楼。

沈宏伟惊呆了,没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之外,这下全完了。

警方到来以后,直接用手铐带走了沈宏伟,经审讯后,就被关在了狭小空间的监牢里。深夜,沈宏伟低垂着头,昏昏沉沉的回想发生的这一切,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水滴声“滴答、滴答”的由远渐近。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格外的清晰。

“怎么这么熟悉的场景?”沈宏伟皱着眉头仔细回忆着似曾相识的场景。忽然,他想到了,这是前不久自己每天夜里做的梦的场景!他浑身发抖,死死的盯着面前那黑漆漆的铁门,好像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水滴声近在咫尺,“吱呀”一声,门开了,沈宏伟惊恐的看到,门口赫然立着那个全身血红的女人,面前的长发后面,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血!

第二天一早,沈宏伟被人发现死在了监牢里,死因很奇怪,他是自己掐死自己的。

此时,沈宏伟的老婆正在自己家中和小范滚倒在床上,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不断地发出一声又一声浪叫。事后,小范满足的抱着沈宏伟的老婆说道:“这王八蛋总算活到头了,咱们这借刀杀人的法子,真是天衣无缝,以后,咱们就可以享尽这天伦之乐了!”

沈宏伟的老婆一脸兴奋的拥在小范怀里,扭曲着身体,似乎还发出暗示性的动作。小范坏笑着准备接下来的猛战,可这一低头,看到的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吓的一下子滚倒在地,疯了一般往外跑,后者则不紧不慢的向他走去。

小范吓傻了,语无伦次的喊道:“你、你是谁?!不要过来!”说着抓起桌上的一把刀,向前挥舞着,可不管他怎么砍怎么刺,这浑身血红的女人,一遍一遍地爬起来继续向他走来。

一声惨叫过后,小范被这看不清脸的女人活生生的挖出了心脏。而沈宏伟的老婆,则被小范乱刀砍死在地。死时,两只眼睁的很大很大,瞳孔里,她看到的是,自己的老公沈宏伟僵尸般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