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骨鸡

我家楼下有家卖熟食的店,店主是个四十多的中年人。

他家的熟食味道其实一般,只有一种无骨鸡卖得特别好,一整只鸡的骨架子和内脏被去掉,鸡却只有肚子那里被切开了一条缝一样,里面填上这家店独有的香料,整只鸡放进烤箱里烤。口感好,吃着不用剔骨,方便,更重要的是,卖相也好。

我们这一片以拆迁过来的上海原住民较多,这鸡明显是北方口味,甚至略带辛辣,但是卖得非常好。店主只请了一个伙计,他有个老婆,整天不说话埋头在店里的厨房忙碌,我在这里住了半年,隔三差五的过去买鸡,也没见过她的真颜。

那天的天气阴霾,看着就要下雨,我下午提前下班,实在不想做饭,便一头扎进了熟食店,打算叫几个现成菜。

“王老板,生意不做了么?”

这里我眼睛看着外面越来越黑的街景,心情有点儿烦闷,叫了几声却还没人过来招待,声音不知不觉就大了点。

“他和小李出去买菜了,你吃点什么?”

一个声音从厨房那边传过来,我刚一侧目,就看到了她。

因为无骨鸡的美味,我也想象过这样的美味是出自何人之手,但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有点恍惚-她真的很美。

“来个无骨鸡。”

我觉得喉咙有点干涩,看着她又走进厨房,不一会又走出来:“打包还是堂吃?”

我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目光,忙不迭的说:“堂吃。”一边在脑海里搜刮有没有什么话题可以和她聊一下,但最后也只是很无无趣的以天气作为所谓的聊资。

“这鬼天气。今天不忙吧?”

她看看我,把无骨鸡放到我面前,竟然还笑了一笑:“要别的什么吗?”

我的魂儿都快没了,原来我就这点出息。

“来个汤?刚煲好的,自家人吃的,不收钱。”她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失态,眼神中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好,好啊。”

我看着她端出一碗鸡汤,然后在我对面坐下了。开始和我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家常,我本来不是嘴笨的人,但是秀色当前,她反倒说的比我还多一些。

“原来你就住楼上啊?”

她捂着嘴吃吃的笑:“那每天凌晨我们起来做调料机器的声音会不会吵到你?”

开饭店挣得是辛苦钱,她家一早4点多就在准备早点和一天得材料,机器轰轰隆隆的声音其实挺招人烦,找王老板抱怨过几次,他都是一副生意人的笑脸给我陪不是:“没办法啊兄弟,要不用起那么早我也想搂着媳妇儿多睡几个小时。”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其实也还好,不会很吵,我这人睡得沉,不碍事。”

她看着我的眼睛,我嘴里嚼着鸡肉,仿佛没有一点味道,眼睛不自觉地躲避她的目光。

“哎,你慢慢吃啊。”

她站起来,扭着蒜瓣一样的屁股走近内屋里,我不禁咽了口唾液。

外面的雨更大了。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楼下的机器又响了起来。因为白天的事儿,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她,人也就清醒了起来。

是她在做调料吗?

我的脑海里不由得回忆她的眼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继而是她翘起的臀部,想着想着,手不由自主的伸进内裤里,幻想着她其他的部位揉搓起来。

忽然,我听到了女人的哭声。

嘤嘤嗡嗡的,但很清晰。

耳边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叫骂声,然后女人的哭声渐渐大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趴在地板上,把耳朵贴住,声音清晰了许多,我听见她在不断哀求,而那个骄横跋扈的声音,显然就是那个总是一副笑面迎人的王老板。

“不要打,不要打……啊!”

她的声音时断时续,王老板则是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脏话,可能是两口子闹别扭,打起来了。听着她一会哭一会求饶,我有些不忍,想跑下去劝劝王老板,但是又怕被人说管闲事,只能使劲儿顿了几下地板,打开窗户故意一副抱怨的语气对着楼下喊:“王老板,机器声音那么大,让不让人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王老板满怀歉意的声音回了过来:“对不住啊兄弟,我把窗户捂严实点儿。”就算看不见他,我也能想象他那张笑盈盈的脸。

真想不到这样一个看着没脾气的人,居然会家暴自己老婆。

“真是的,管你什么事。”

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确实,与我无关。

第二天下班,好像是一种习惯,我不自觉的又坐到了那家店里。

“兄弟来了。”

王老板略带歉意的迎上来:“吃点什么。”

“无骨鸡半只吧、捣些蒜泥。”我通常都是点一只,但今天实在没什么胃口,王老板一边答应着一边走进厨房,半响跑出来:“兄弟,没蒜了,我去临近的菜场,几分钟,鸡也在做。”我应了一声,他便一路小跑的跑出去了。

真是个生意人,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我听得真切,即使是别人告诉我王老板会家暴他如花似玉的妻子,恐怕我也不会相信吧。

“你来了。”她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颤,我扭转头去看她,她盈盈款款的走了出来,把半只鸡放我面前,然后垂下头去。

她划了点淡妆,但还是遮挡不住脸上的几块淤青。

我有点害怕,向外面看了看,五大三粗的王老板要是这时候跑回来看见我跟他老婆独处,会不会对着我的脸也来一拳。

“你慢慢吃。”她好像有点儿失望,站起来想往里屋走去,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他,今天早上……”

“别说了。”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都是命。”

这么一个女人楚楚可怜的哭泣,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要上去抱着安慰她,但我和她毕竟楼上楼下,人言可畏,而王老板也并非他看上去那样的善类。我只是张了张嘴,想要说句安慰她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就那么看着她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