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个奇妙的东西,埋藏在心里的时候像一粒不知名的种子,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意长出截然不同的结果来,一旦说出口,这些转瞬即逝的词汇立刻具有了固定的形态,对说话者具有了某种程度的束缚作用。
冰临神下《死人经》

    Like0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