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东头榕树下,一个老者颓然坐在藤…

村东头榕树下,一个老者颓然坐在藤椅上,宛如一尊雕像。
他背已驼,让人明显的感受到时间的重量……
他鼾声渐起,他手中的一副老花眼镜,在鼾声的起伏中渐渐滑落。
我仿佛看到了逝去的爷爷,鼻头一酸,我过去捡起老花眼镜,轻轻放回他的手中……
他突然惊醒,抄起身边的拐杖:“我干你个兔嵬子,叫你偷我的东西!”
拐杖夹着呼呼的风声在我眼中不断放大…
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我摸着额头渐渐隆起的包,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