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跟女朋友分手了,百无聊赖的把…

那年跟女朋友分手了,百无聊赖的把阿拉斯加绑脚上出门散心。
路过一个小酒馆,想起无数次跟女票在这里吃过饭,不由悲从中来,进去点了一箱啤酒开始买醉。
月明星稀的时候我一个人躺在公园的躺椅上,曾经的俩人一狗如今变成了一人一狗。
睡梦中仿佛梦见她又回来了,抱着我的脑袋轻轻吻着,从额头到鼻尖,再到我那饥渴的嘴唇。
我瞬间感动了,抱着她脑袋就回应过去,甚至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
突然觉得口感不对,怎么有对尖牙?
睁开眼睛就看到阿拉斯加那含情脉脉等盯着我看的眼神。
我吓的大叫一声,一拳就揍了过去,揍的它一声哀嚎,转身就跑。
然后我也跟着被它拖进了旁边的臭水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