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妈耶,我怎么跳得这么快,大…

心脏:妈耶,我怎么跳得这么快,大脑,你快醒醒,出啥事了。
肺脏:我…我…我跟…跟不上…。
大脑:好的,我接收到信息了,我们在跑步,眼睛,快看看周围有没有危险,我们是不是在逃跑。
眼睛:没有,我们在马路上。
大脑:那我们一定是在追逐猎物,眼睛你再看看周围是不是有猎物。
眼睛:没有,我们还在马路上。
脚:你们…你们别聊了…我要哭了…。
头发: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啊…。
脚:我哭了,我把袜子哭湿了。
胳膊:不关我事,你们继续,我就摆动几下,假装在帮忙。
大脑:眼睛,你再看一看…你确定没有东西在追我们吗?
眼睛:我啥都看不见啊,我被头发遮住了。
头发:任风吹,凭它乱!
嘴巴:这就是喝西北风的滋味吗?
心脏: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分不清我到底是在跳动还是在抽风了。
肺脏:如果今天我死了,请告诉气管,我爱她。
腿:没事!我们没事!我们还能继续跑!
~~~~~~~~~~~~~~~~~~
跑步之后的第二天。
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脑:其他各器官的汇报结果是一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