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跟同学吃饭偶遇初中班主任,就…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周末跟同学吃饭偶遇初中班主任,就与他喝了几杯。几杯酒下肚班主任开启了他的讲课模式,从填空到选择,从选择到判断,最后还讲了到应用题!我实在受不了就点了根烟,结果被罚站到墙根看着他们把满满一桌菜吃个精光!

哥哥婚前第一次去嫂子家,一进院门…

哥哥婚前第一次去嫂子家,一进院门里面的大鹅直奔他而来,好家伙吓的他一下子跳嫂子身上,嫂子没反应过来被他给压倒在地……
他老丈人出来见到这一幕,哥哥不好意思要溜,被他叫道:站住!转身回屋就拿出来把菜刀,给哥哥吓的脸都白了,然后他老丈人说:这鹅真不懂事,看看把我姑爷吓成啥样,姑爷别怕,今天我就把它给s了,炖给你吃压压惊!说完手起刀落,哥哥大气都不敢出。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跟你嫂子感情这么好了吧?”哥哥边给嫂子洗衣服边跟我说道……

哥们又一次表白女神被拒后,心灰意…

哥们又一次表白女神被拒后,心灰意冷,过来找我喝酒。
其间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知道吗?为了她,我有多努力吗?
虽然并不看好他的麻花情,也看不惯他的舔狗行径,但是见他如此痛苦,我还是觉得应该安慰一下。
正组织语言,突然看到了街边一只棕色的泰迪正努力的想跳到一条大白狗的背上。
它不停的旋转,跳跃,却一次次以失败告终,急得围着大狗只打转。
我心有所感,于是指着那两条狗对哥们说:看到没有,有些事情并不是光靠努力……
话没说完,那条大白狗躺了下来,是的,它居然躺了下来……
哥们好像更伤心了!


只要不懈的努力,总有老实狗背锅人~不如狗系列~

新上任的领导有点抽疯,就算迟到五…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新上任的领导有点抽疯,就算迟到五分钟也逃不过去,非得当着全办公室的人对他深鞠躬,诚恳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今天,愤怒的大家约好一起迟到了五分钟,然后统一着装黑衣服,一脸凝重,在公司门口给等待的领导一鞠躬,然后说:“领导,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公司组织给我们员工量血压,有一个…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公司组织给我们员工量血压,有一个记录小姐姐,写一个问一个:「小哥哥你有女朋友吗?」
排在后面的我暗自思忖这是什么超作?轮到我的时候居然不问了。
我好奇的问:「小姐姐你怎么不问问我有女朋友吗?」
美女一脸嫌弃的说:「我不问也知道你没有,我也懒得自我介绍…」

高二那年,班里来了一个插班的女生…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高二那年,班里来了一个插班的女生,人不光漂亮,学习也好,特别是卷着舌头讲英语的发音,跟电视上的老外一样一样的。
一天,连我在内,有四个男生递小纸条说喜欢她,要跟她交个好朋友。
我是咋知道有四个的呢?因为我们都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遇到了。
班主任是个年轻小伙思想很开明,没有打也没有骂,只是让我们分别谈谈为什么会喜欢她。
那三个傻乎乎的说,就因为人家长得好看。
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说,你们马上就是成年人了,还没有树立正确的恋爱观,看人怎么能只看外表呢,你们回去写不少于八百字的检查,好好反省。
轮到我了,我想了想说:学生以学习为主,根本没注意她好看不好看,只是觉得她发音特别标准,想单纯的交个朋友跟她学外语。
班主任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太虚伪,让我写三千字的检查,深刻反省,不写完不让回家吃饭!

实在是忍无可忍,极其愤怒了,才不…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实在是忍无可忍,极其愤怒了,才不得已发贴子开撕,占用了大家的公共资源,先说声对不起!
把人家的肚子搞大,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了一对龙凤胎后,居然都没来看过一眼,有这么做父亲的吗?
没到手之前,形影不离,甜言蜜语。到手后翻脸无情,这就是禽兽的表现,连渣男都不如啊。
现在一家三口,楚楚可怜,衣食无着!试想一下,一个单身的母亲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时常半夜发出凄厉的哭嚎,何其不幸哉。
这里我留着面子,先不点名了,谁做的谁心里有数。
关键的是这特莫的关我什么事,原来只要买一包猫粮,现在要买三包了,这让我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我招谁惹谁了!
我这里敬告一句,敢做就要敢当,是男猫的,有本事出来走两步,我保证不打死你!

今天听个老人讲他在大草原的故事。…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今天听个老人讲他在大草原的故事。他说熬鹰特别辛苦,需要三天三夜看着老鹰,不让老鹰睡觉,老鹰一闭眼就拿棍子捅他,同时你自己也不能睡。这样三天后老鹰就会服软,认你做当主人。我说“这么麻烦?在我们那熬鹰,只要两小时,要是有高压锅的话更快。”

昨天去买裤子,进门就问:“老板,…

  • Post Category:笑话段子

昨天去买裤子,进门就问:“老板,有没怕超大号的裤子?”
老板正背对着我在理货,大声答:“有!有!!”
我接着说:“拿一条来给我试试。”
老板直起身子,看了我一眼,低声道:“呃!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