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风声

那年初二,因为我那二逼同桌乱说话被我爸打进医院,休学一年,回来时再读初…

亲哥亲妹 垃圾分类

爸爸长期觉得我儿子和我长得不像,最终瞒着我,带我儿子去做DNA了,结果…

只要跟她在一起

我媳妇没有工作。 她不做饭,有我。 她不洗衣服,有洗衣机。 她不扫地,…

我的空姐老婆

我老婆是某航空姐。她很漂亮,身材高挑,168。 当年偶然一次出…

小黑屋少女故事馆

今天,我的前女友居然和一个男生来到游乐场。 据我所知,她已经三…

吃一堑涨一智

和女友热恋时,第一次去她家,上初中的小舅子和我玩的热乎,一会端茶一会递…

七年之痒那些事

我老婆一米六三,体重95斤,该数字来源于她的自述,具体多重?别问那么仔…

大秦学霸店小二

某人穿越到大秦帝国。 “里边请,请问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

还欠一个表白

大学毕业后,我在上海找了一家公司实习。 魔都寸地寸金,房租高的离谱,左…

梦魇偏方

可能是身体差了的缘故,睡觉总是会梦魇,看见一个黑影走过来,瞬间全身不能…

少了一块肉

大学的夜·生·活相当无聊。 那天晚饭后,几个室友和女朋友约.会…

剑客:我就知道最后是这样

小镇里有个剑客,靠打铁为生。

据说他在年轻时候,曾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

可人到中年,正是身强体壮的时候,却忽然退隐江湖了。

住在这个小镇里,平时连剑都不碰,终日只是闷头打铁。

谁都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镇子上的人都猜测,这个剑客是惹了不得了的仇家,他对付不了,迫不得已才躲起来的。 (更多…)

你的姿势真有点帅,能拍一张吗?

工厂明令禁止在车间抽烟,昨天上夜班,实在受不了,就躲到开水房偷偷抽了一根,刚点燃,进来一个人,一看是半个月前进厂,还在实习期的一个妹子,平时关系还不错。

妹子边接开水边问到:“哥,你不怕罚款呀?”我吸了一口:“不怕,我抽的又不是烟,是寂寞。”妹子噗嗤一下 (更多…)

日记:偷看高中的小翠

高中时,流行写日记,喜笑怒骂无人诉说的隐私,都用一支秃笔尽情书写在日记本上,直抒胸臆,非常的痛快。

日记最怕秘密外泻,倘若被人偷看,那感觉,无异于女生被人偷撩裙子看到破了几个洞的碎花裤头,必会以死相搏,即便是最亲近的爸妈偷看也不行。

然而天下偷看孩子日记的父母太多了,我爸也是其中一个,总是剜孔打.洞的想刺.探我的隐.私。

那天我发现日记被翻了,气得浑身哆嗦,弟妹都没在家,老妈不识字写,肯定是我爸!太不尊重人了! (更多…)

网吧是个埋葬青春的地方

十几年前的网吧是个埋葬青春的地方,有多少学子为了上网干过翻墙这些蠢事?

那时读寄宿学校,那晚教导主任也查过寝,等大家都睡熟了,躁动的心催使我再次铤而走险……

围墙旁有个老式茅房,由于教导主任每晚都要查寝,为不影响其他老师,教导主任住的独立单间,这个茅房离教导主任住的单间也近,所以这个茅房差不多是教导主任的专属蹲坑!

可这个历经风吹雨打若干年的茅房,对于爬墙外出的学生来说简直不要太方便。黑暗中,观察着教导主任的单间,黑不溜秋的,应该是睡着了。

猫手猫脚的走到茅房,小心翼翼爬了上去……

正在这时,茅房里亮起了手电筒并传出教导主任严厉的声音“哪个王.八.蛋.在茅房上面!”​ (更多…)

别耍流氓哈,胸都那么大了

我上学较晚,考上了重点初中时,个子已经很高了。

刚开学才两天,升上普中的五年级渣渣同桌托人给我带信,说学校有人欺负他,有空过来帮他杀个人。

叔能忍,哥不能忍啊,在当时那种古惑仔道义风靡的大环境下,兄弟之间早就订下了生死同盟:若有战,召必来!我果断请假。

老师看着我捂着肚子一脸分娩相,嗤之以鼻的说:去医院给我开个诊断证明过来!

我了个大槽,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无奈之下,我到了乡卫生院。 (更多…)

小雅招娣和大银 爱恨交织互纠缠

高考失利后,大银不想复读了。

在一个公鸡刚刚扯脖打鸣的黎明,大银背着两个化肥袋子装的行李,又提了一兜母亲煮好的熟鸡蛋和两包寿星佬饼干,跟随工头和一群打工大军,踏上了去武汉的班车……

工作地在黄陂县一个农村砖厂,工作是出窑,就是把窑洞烧好的砖块装车,拉到窑外广场码好,论块算钱,大夏天的,工作时间定为下午五点到凌晨两点。

窑里五十多度的高温,汗出如雨,关键还脏,每块砖上都积有一公分多厚烧过的煤灰,整车砖都是在密集到看不见人的灰尘中装好拉出来的,个个糊的像刚出东海的奔波儿霸……

子夜时分,食堂老李总会送来夜宵,一大桶煮到入口即化的盐水面条,白糊糊的一根青菜也没有,但大银和工友们都吃的很香,饿啊,忽隆隆的从嘴往胃里浇灌,吱吱的举碗喝着汤,吧嗒着夜空中最响亮的嘴,一碗又一碗…

缘份的到来,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里,送面条的居然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换人了! (更多…)

ABCDE统统拉上贼船

几年前,我创建了自己的小型服装公司。

开发部招的设计师及设计助理,都是一些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身材曼妙长相甜美(当然差的我也没招进来),我常常坐在办公室,透过玻璃静静的视察她们的工作出了神。

这些姑娘却曲解了我的意思,连点低胸露脐的衣服都不穿,背后还议论我的光头都比不沾锅还滑了却色心不死,时不时的拢拢胸口的衣服怕走了光,我当作福利发下去的齐臀沟热裤没一个人穿。

好的上司就得想方设法让下属和自己没有隔阂,我觉得打开相互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是当务之急。

思索了很久,我决心让这些人主动春光外泄一次,人与人之间,贵在坦诚相见嘛! (更多…)

可不能丢了我这老中医的脸啊,玲子姐

同村的玲子姐,她母亲去世的早,大我两岁,长相清秀,黑俏,活活一个美人胎子。

在我那人见人嫌狗见狗厌的童年,我除了经常在堂哥诊所帮倒忙按方拿药、拔拔针看小朋友打针嚎哭,更多的时光都是玲子姐带我长大,带我捉鱼、带我摸虾、带我看露天电影、带我徜徉在绿如翡翠沙沙起浪的田野。

由此,我对玲子姐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曾经因为她在家挨揍,我半夜手执乱坟捡的骷髅头守在她家门口,害她起夜的爹在门口尿成了世界地图;曾经因为她和邻村胖妞干架,我一口咬住了那胖妞口感紧致的屁.股死不松口;也曾经因为她骂输了架,我面对那群小妞用手旋转着丁丁,日爹日妈骂的那群小妞掩面暴走不敢露头……

即便我如此细心的做着护花使者,玲子姐还是遇上烦心事了。 (更多…)

葫芦丝

暑假在老家,家里种了葫芦,爬在院墙上,小葫芦圆滚滚的煞是好看,也是巧了…

棋高一着

话说川普和希拉里完成竞选电视辩论后很晚了,要吃东西补充能量,他们一起进…

有事找他会帮忙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泥巴三个桩,朋友有难,必当鼎力相助,但,有的忙是万万不能帮的,比如,我……

上周,和几个朋友野外垂钓归来,鱼没钓到多少,两斤多的菜花蛇倒是抓了两条,找了个可以住宿的农家乐,计划吃完再打个小牌,鱼加蛇羹,也是一顿大餐!

啤酒这玩意,如果身体不好,还是少喝为妙,三瓶下肚,肚子撑得不行,而家有约在先,谁先上厕所,呵呵,今天的开销就算谁的,想想自己干瘪的口袋,忍着吧!……

喝到第四瓶的时间,我电话响起:正哥,我看见你在天外天吃饭,你什么也别说,我在天外天六楼六零七,你以最快的速度上来救我,上来后你接着我的话说就行,必有厚报……
是同学刘健,这哥们什么事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