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耍流氓哈,胸都那么大了

我上学较晚,考上了重点初中时,个子已经很高了。

刚开学才两天,升上普中的五年级渣渣同桌托人给我带信,说学校有人欺负他,有空过来帮他杀个人。

叔能忍,哥不能忍啊,在当时那种古惑仔道义风靡的大环境下,兄弟之间早就订下了生死同盟:若有战,召必来!我果断请假。

老师看着我捂着肚子一脸分娩相,嗤之以鼻的说:去医院给我开个诊断证明过来!

我了个大槽,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无奈之下,我到了乡卫生院。

秃顶医生得知我是奔跑中撞到了桌子角,神情凝重:化验个尿吧,万一肾挫伤大出血就麻烦了。

纳尼,还得化验尿?不瞒大家说,尿不是什么稀缺物品,我有,但一验,肯定没事,咋办?

我端着个尿杯,站在厕所门口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找别人借点算了。

刚巧里面出来个大姐,我一拍她肩膀:嗨,大姐贵病啊?

她吓得尿差点晃了出来,愣了下,看我长发及耳一脸凶相,有点害怕:肚~肚子疼。

我哈哈大笑:肚子疼就对了,借点尿?

语气散发着浓浓的江湖大佬气质,大姐吓坏了,靠墙举杯,敬酒似的问:借…借尿干啥?

我看她害怕,作山鸡状戏谑道:当然是喝了,味道超正啊!

大姐身子一佝差点吐了,捂鼻给我倒了半杯,我学着港片品尝82年拉菲的样子,用手在杯口往鼻子扇着风:嗯~,不错不错……

大姐干呕几下跑了,我乐不可支的端尿走到化验室门口,一想还不保险,脑子一转,又有了新主意。

我回到厕所,用小刀在胳膊上蹭了个小口,挤了滴血在尿里,晃晃摇匀,看看都红了,这才端到化验室。

一切都出奇的顺利,这下应该可以开到病情严重的诊断证明了。

果然,没过一会,化验室开始喊我名字,护士迅速用塑料管缠住我的胳膊,噗嗤一针抽了管血,让我按住止血棉快点带化验单去隔壁找医生。

乡医院人不多,医生正在打盹,看见我的化验单,腾的打了鸡血一般精神了:确定14岁?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