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你也是我婆娘啊

在我老家,有巍峨大山,山中有时刻冒着大雾的深洞,从小,爷爷奶奶就告诫我,不要去后山,洞中有抓娃娃的妖怪!

那一年,我八岁,俗话说七岁八岁狗也嫌,赶鸡追狗,无恶不作,邻里啊,看着我就头疼……

一天中午,我听见隔壁张叔家的母鸡在那咯咯哒咯咯哒的叫,我知道,下蛋了……
我悄悄的摸过去,看见鸡窝里的五个鸡蛋我笑了……

跑到小卖部刘爷爷那,五个鸡蛋两毛钱,买了一毛钱的水果糖,自己吧唧吧唧的啃着回家,突然我感觉不对,前面有一股杀气,我抬头,是张叔家的美英姐……
美英姐拿着一根竹杆,红着脸瞪着眼:正子,你又偷了我家的蛋……

美英姐大我一岁,比我高很多,说实话我真打不赢她……
我撒腿就跑,美英一下子也追不上我,我边跑边嚷:你又不是我婆娘,追我干嘛?
美英姐气得咬牙切齿,老子今天打死你……

哼,不就几个鸡蛋吗,老子就不承认……
我跑在前面大喊大叫:大家快看,我婆娘打我啦……
美英姐愈发气了,我能感觉到她的煞气,我得跑快点,被她抓到,我估计真的会被她打残,这小婆娘,狠!上次打我的疼,揪心!!

我跑她追,不知不觉,跑到了后山,想起大人的叮嘱,我停了下来对美英姐吼:别追了,到后山了……
美英姐望着我笑,一竹杆下来,我的天啦,比上次还疼,钻心的疼……

你这个恶婆娘,你长大了没人要的……
挨了两竹杆,我没办法,后山就后山,跑!
我钻进后山,这婆娘还是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追着我不放……
跑慢一点,就挨一竹杆,我带着哭音吼:别打了,老子赔你鸡蛋……

但,我已经骂得她六亲不认了,除了竹杆还是竹杆,就这样打打停停,我们已经到了后山里面了……
突然我看见有个洞,我想我躲进去,这婆娘应该不会追进来了……

我低估了她要打我的决心,也许是我把她骂狠了,我跑进山洞,她也追了进来……

山洞里面光线很暗,我不敢往里面去了,我停下来吼:你这婆娘不要追了,里面看不见,等下我们两个都会摔死……

美英姐不管不顾的冲过来,对着我就是一竹杆,我往右边侧身躲过,美英姐用力过猛,没有刹住车,只听见美英姐一声大叫:正子拉我,美英姐掉了下去……

我急忙伸手拉住美英姐递给我的竹杆,可是她掉下去的惯性太大而我力气太小,我也被拉着滚进了山洞……

也不知道多久,我被美英姐摇醒:正子,这里会不会是有妖怪的洞啊?
洞妖!我一听,吓得三魂不安七魄离主……

我赶忙抱住美英姐:你说你这个婆娘,我哪次买水果糖没分你一半,上个星期我弄死二狗家的大公鸡,还给你盛了一碗鸡肉,你把我往死里打,哎呦,疼……

两个人害怕得哆哆嗦嗦。毕竟只是八九岁的孩子,光线很暗,时不时洞内的风声呜呜呜呜呜,就像电影里面的催魂音,吓得我和美英姐,相互抱着哭了起来……

哭完了,我摸摸美英姐的脸:姐,不哭了,我们看能不能爬上去……
石壁太滑,每次总是爬了不到两三米就摔了下来……

爬了五六次后,我放弃了……
美英姐,不爬了,摔得疼,我们先保持体力,虽然说美英姐比我大,但女孩子,关键时刻还是得听男人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迷糊了一阵子,而美英姐睁着眼睛靠在我怀里,看我醒来,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正子,我好像听见人说话了……
我赶忙侧耳倾听:风声中似乎有人声,呼呼呜呜……

我赶忙一把搂住美英姐:完了,这他妈的是吃娃娃的洞妖……

我和美英姐赶忙借着昏暗的光线,爬到一块石壁后面躲着,被洞妖抓住,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六月天,外面是很热,可是洞内很凉爽,慢慢的我和美英姐都感觉到很冷了,我们相互依偎着取暖……
我搂着美英姐:你说你这婆娘,打我这么凶,这下好了,如果我们出不去,你就真是我婆娘了……

我希望爸妈和张叔他们会来找我们,但那时的孩子不像现在,跑到隔壁村或寨子里面的玩伴家混吃混喝一两天很正常,大人要找也是两三天后了……

我们滚下来时,我衣服里面的鸡蛋早就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洞内没有水,就算有水我们也不敢去找,从小就怕吃男童抓女娃的洞妖,而那风声呼呼呜呜,就像洞妖的在呼唤我们一样……

昏暗的光线彻底没有了,我知道到了晚上,洞内真冷,我和美英姐瑟瑟发抖……
我望着美英姐:姐,我们找个背风干燥的地方,不然没饿死我们先冷死了……

我和美英姐相互依偎着搂抱着,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多久,我脸上火辣辣的疼,醒来竟然是美英姐打的,她生气得抽泣:流氓……
我低头:美英姐,这不怪我,我要撒尿,每次要撒尿前,老二是这样的,像钢筋!

外面依然没有一丝光亮,我想应该到了半夜了吧,我把美英姐搂过来:姐,别打了,如果我们两个死在这里,做鬼你也是我婆娘啊……

美英姐似乎也认可了我的说法,老二依然很硬,她还是贴着我,我们抱着取暖,慢慢的两个人又睡着了……
(那时小,不知男女之事,现在想想,可惜呀可惜!)

再次醒来,肚子咕噜噜的响过不停,一个晚上滴水没进,我们两个人的嘴唇焦裂,发白,我想如果这样下去,估计我们撑不了多久,估计就真的挂了!!

有微弱的光线进来,我知道天亮了……
我对美英姐说:姐,落洞女一个晚上没找到我们,说明我们命大,我们得想办法出去,不然没被洞妖吃点掉,我们自己饿死了……
美英姐声音明显不对:正子,我饿,正子我渴,我摸摸她的额头,滚烫……

娘的,我也饿啊,谁叫你把我往死里打!
美英姐一把搂住我:正子,我渴,我要喝水,我哪里弄水去啊……
突然,我记得我家的黑白电视里面,打战的时间,没水喝是喝尿的……

我搂过美英姐:姐,我也渴,我弄不到水,你记得没,电视里面,打战的时间,没水喝是喝尿的……
美英姐扬起手又要打我,我很生气:你这婆娘,都这个时间了还打我,我哪里去弄水??……

又过了一阵子,美英姐妥协了……
她张开嘴,我的尿如甘泉,她皱着眉头硬是喝了我一大泡尿……
美英姐精神好了点,她对我说:正子,你渴的时间告诉我,我给你撒尿……

姐,我还能坚持会,其实我能坚持个毛线,我是怕啊……

呼呼呜呜,呼呼呜呜,风声似乎夹杂着人声,洞妖,我们两个又害怕了起来,我搂过美英姐,在她耳边轻轻说:姐,我们得爬出去,不然真得死了……

美英姐,你记得没?那战斗片里面,那英雄爬不上去的时间,是把自己的衣服裤子撕了绑在脚底板上,这样就没那么滑,手掌也绑住,石头划起来没那么疼,我们再试试好不好?……

我把我的衣服撕完了,但由于进来的时间穿得太少,绑在脚板上根本没什么用……
我望着美英姐:姐,我的给你,你把你的撕了,你先爬出去吧……

美英姐想了半天还是撕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她递给了我:正子,你爬,我没力气爬了,那时的孩子,根本没有小内内……
我望着光光的美英姐:姐,如果出去了,你放心,我会娶你的……

我把两只脚板和手心绑好,慢慢的往上爬,摔了三四次后,美英姐哭着不让我爬了:正子,不爬了,我们就这样死在这里,我做你老婆……

也许是命不该绝,也许是美英姐的那句:我做你老婆激发了我,第五次,我竟然爬了上去……
姐,你等着,我马上叫人开救你……

我光着屁股跑到家里,果然,大人以为我到人家家里混吃混喝去了,根本就没想找我……
我哭着踢开张叔家的门,美英姐的大哥望着我:正子,你昨天偷了我家得鸡蛋……

我带着张叔,我爸,我二叔六七个人……美英姐大哥抱着光着屁股的美英姐出来对着我就是一脚:你,老子真想踢死你……

我和美英姐掉下去的那洞传说真的有洞妖,老爸他们下去的时间带有手电筒,说里面真漂亮……
爷爷奶奶和美英姐的爷爷逢人就夸我俩是有福之人,掉进有洞妖的洞竟然可以不死……

而我,虽然说,我和美英姐能死里逃生我是功臣,但老爸和美英姐大哥的毒打,如果不是美英姐最后挡着,估计我会第二次投生了……
这以后,我只要说撒尿,美英姐就会胖揍我一顿,大家都以为她回揍我一辈子,但她嫁别人了…

这以后,我老实了,不管大人小孩都说我光着屁股,真是没办法见人,直至现在,我每次回老家,他们都会拿我光着屁股取笑我,这个传说,甚至传到了我远在长沙的儿子这,我的老脸啦……
而我,再也不吃鸡蛋了,这它娘的,差点要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