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弟之前玩过跑酷,后来又不玩了。

我问他为啥不玩了,他三缄其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就是不说为什么。

后来,他发小盖新房,我碰到他在监工,于是跟他聊几句。

因讲得讲聊到这事。他说:“这事本来烂在肚子里…话赶话说到这了,那我跟你说!”

他点了根烟,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他:“那年,正是你表弟跑酷的巅峰,他准备飞越平躺在地上的六个人!

我和他暗恋的女生都一溜躺草地上,他脸色铁青,不断的调整呼吸…

可能是他太紧张了,他冲了好几次到我们面前,都没有起跳。只是做了一个假动作又讪讪地回去了……

最后大家催他快点,来个痛快的!

他果然给我们来了一个痛痛快快的,他冲过来,猛然跃起,我看到了黄浆痛痛快快的飞泄而出……

你表弟飞跃过去了,他的翔留下了…

这事留给我们深深的阴影,你表弟告别了心爱的跑酷和心爱的姑娘…”

我点了点头!表弟的发小悠悠地吐出一口烟,他指着搅拌车倒泄而下的水泥浆,思绪万千地说:“那天情形,大致如此…”

    Like1 8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