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找他会帮忙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泥巴三个桩,朋友有难,必当鼎力相助,但,有的忙是万万不能帮的,比如,我……

上周,和几个朋友野外垂钓归来,鱼没钓到多少,两斤多的菜花蛇倒是抓了两条,找了个可以住宿的农家乐,计划吃完再打个小牌,鱼加蛇羹,也是一顿大餐!

啤酒这玩意,如果身体不好,还是少喝为妙,三瓶下肚,肚子撑得不行,而家有约在先,谁先上厕所,呵呵,今天的开销就算谁的,想想自己干瘪的口袋,忍着吧!……

喝到第四瓶的时间,我电话响起:正哥,我看见你在天外天吃饭,你什么也别说,我在天外天六楼六零七,你以最快的速度上来救我,上来后你接着我的话说就行,必有厚报……
是同学刘健,这哥们什么事呢?……

各位,我有急事,你们自己吃好喝好,如果实在没人先上厕所,那留给我买单好了……
哎呦,正哥,别人说买单我信,你买单?据我们历来统计,你口袋不会超过五百块,你还是赶快跑吧……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我匆忙离去……

到了六零七,我看见刘建脸上有两条抓痕,除了她老婆外,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睁开有点微醉的眼:我靠,这不是隔壁单位小章的老婆吗??……

好吧,这刘健,应该是叫我来背锅了!
想想今天全程五六个人在一起,暂时背一下,回家也有人作证,不怕解释不清楚,心里也不是很怕,就帮你这回吧!……

老正,你叫我过来找你,自己到下面花天酒地,还有,这美女是你朋友吧?你看,你今天把我害的,我老婆以为是我在外面胡来,我脸上这抓痕,如果毁容了,我得找你算账!……
刘健冲我狂吼……

算个鸡毛,我叫你来喝酒,你到了不给我电话,直接上房间干嘛?今天可是搞了两条野生大蛇,有四斤多,走走,他们还在下面等呢……

我停顿了下:对了,你上来没多久吧?你没把我家小尹怎么样吧?说完把小章老婆拉过来,假装有怒气冲冲……

哎呀,你这个老正,我进来没一分钟,我老婆就来了,你看我的脸,你不应该负责吗?你自己给我老婆解释吧!……

我转头对刘健老婆颤颤的笑笑:我说,嫂子,你抓你家刘健我没意见,你别影响我的大好心情啊,还有,出这个门别多嘴多舌,我喝酒了脾气不好……
说完,我用力的扬了扬拳头……

我话刚说完,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对我就是一拳,我躲闪不及,真疼……
回首,卧槽,小章……
第二拳过来,我直接用掌接住:小章,有话好说,别冲动!……

小章拳脚交加,边打边吼:我一直敬重你,叫你正哥,可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竟然勾引我老婆,你对得住我吗?……

刘健啊,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可是现在我想插你两刀,你他妈让我怎么解释?……

刘健两口子跑了,在大家的鄙夷眼光中,我对小章老婆吼:你他妈好好和小章过日子,外面的男人是靠不住的……
小章又一拳过来:你少在这里假惺惺!

小章拳拳到肉,招招致命,如果是平时,我也不怕他……
可今天,他是受害者,虽然偷他老婆的不是我,但内心深处总觉得理亏,所以,行动就慢了几分……
一步慢,步步慢,身上挨了不少拳,脚印也有了五六个……

打斗声引来围观者众,小章边打边吼:我叫你偷我老婆,你偷啊,偷啊……
再不出手,我估计我会被打死,而围观的人对我嗤之以鼻,没有一个劝架的……

在生与死的抉择里,道义和理亏就是个屁,我不再忍让,迎着小章的拳头就是几拳,跟着挺身而上,一个侧摔,小章刚用力过猛,体力不支,应声倒地……
我有点失去理智,对着小章就是几脚:你以为我怕你,让你是因为你是受害者……

不准打我老公,一道尖锐的声音破天而起,卧槽,这yin妇竟然在这个时间挡在了小章面前,哭哭啼啼的望着我:看在我的份上,放过他……
我心头火起:他打我的时间你哑了?……

是的她哑了,你就该被打死……
我太阳了,是我家河东狮!……
这个时间,该死的刘健,我救不了你了,我必须得证明我的清白,不然我会死无葬身之地!……

小章推开他老婆,又要扑来,我很恼火:小章,够了,我们报jing,我不会再让你了,睡你老婆的不是我,不信你问你老婆知不知道我电话号码?有没有我微信?……

在派出所,一起野外垂钓的哥们有图有真相的证明了我的清白,虽然证明了我的清白,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我家的蠢婆娘竟然狠狠地打了我几耳光:我叫你帮忙,这忙能帮吗?会没命的!……

我摸摸我火辣的脸:老婆,你就不能轻点吗?本来就挨打了,你还打!……

我望着小章:这件事,你打我我不怪你,你也不要怪我,希望以后还可以一起喝茶……
小章扭头:正哥,你就没把我当朋友……

这事算完了吗?没完,我们野外垂钓可以,但有图有真相证我清白的时间,也证明了我们非法抓捕野生菜花蛇,罚款五千……

这个忙,我帮得不但挨了顿打,还赔了五千块钱……
更可恼的是,不明真相的人总对我指指点点,就连知道真相的人也说有事找正哥,他会帮忙……

我……无比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