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后,我在上海找了一家公司实习。

魔都寸地寸金,房租高的离谱,左挑又挑,选了个有公用厨房卫生间的小单间。

这是个小套间改成的两户,旁边的租户是个长相漂亮的姑娘。

犹记得第一次见面,我礼貌的向她打了个招呼,她只是冷冷的斜了我一眼,径自进房关门,并没有一见钟情的意思。

好吧,那就井水不犯河水,各住各的。

入住第二天,就起了冲突。我和她的生物钟竟然相同,起床匆匆去上卫生间,发现里面反锁,已经被她占用了。

我腹痛难忍,手捂肚子在外焦急的转圈,不停敲门询问好了没有。

可能是催太急惹毛了她,里面竟传来了玩消消乐的声音,这货存心是要憋死我!

实在扛不住了,我直奔一里外的公厕……

吃了一次亏,我长了记性,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去了卫生间。

快结束了,门外传来焦急的敲门声,三连问:好了没?多久了?

我想起昨天的狼狈,突然恶作剧心里上来,淡定的打开手机玩起了游戏。

外面咚咚咚踹门,我心中暗笑,就是不搭理,她恶狠狠骂了一句“有病”就走了。

细听了一会,真没动静了,我这才慢腾腾收拾,开门。

门却打不开了!又拽了几下,纹丝不动,这个三八居然在外面把门锁了!

那个卫生间的门外有个排链,平时用完都是随手挂上以防打开看着不雅,没想到被反锁了!

我用劲咣当着门,企图用震荡把排链晃掉,然而一点用也没有。

咋办?眼看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无奈之下给房东打了个电话,房东听完我的求救,不厚道的笑了,说她在欧洲旅游,问我能不能坚持到她旅游回来……

初来乍到的,没有朋友,想了又想,最后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晚上我早早回来,坐在门口等那小妞下班兴师问罪,但我还是想多了,等到半夜她也没回。

此仇必须得报!我不动声色的在等机会,那小妞像是知道我要整她,接连几天早上出门都是直奔外面公厕。

但她还是有失手的时候,夜里听见她在卫生间洗澡,我蹑手蹑脚开门,贴心地为她在门外挂上了排链……

不一会,果然里面炸锅了,咣当咣当的拽门声,伴随着“哈卖批开门”的叫骂,最后大喊:再不开门我报.警了!

我这才懒洋洋的出门:吵啥?艾玛谁把门锁了?

锁刚打开,她猛地推开门,呼哧大喘着气吸氧,卫生间排风扇是坏的,她脸上憋出了两片红通通的高原红,我见势不妙想跑,晚了,她一把揪住我胳膊上的肉转着圈拧,另一只手大耳刮了铺天盖地,一直打到我房间里。

得亏我桌上有切好的西瓜,她连吃了六块,还说没顺过气,把剩下的半个瓜也抱走了。

正月里的西瓜,贵的冒血,我望着乌青乌青的胳膊,心疼又肉疼吼了句:你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的吗要吃一个西瓜顺气?你不先锁我,我会锁你?

远远传来一句:我是随手的,你是故意的,性质不同哈!

尼玛鬼才信!

这娘们鬼子扫荡一样又打又抢的,不大好惹,还是老实点算了,早上我定好闹钟去如厕(怕晚了又跟她赶在了一起),刚坐马桶上不放心,把门推个缝一看,果然这货睚眦必报,缩脖蹑手蹑脚正准备来锁门!

我吓的提..裤大叫:干啥?!

她一扭身飞奔进房,喊了句:不要脸!上厕所不关门!

我完全无语了,用手把门支了个缝窥视着,她又开门看了一下,见我提防,这才作罢。

如果大家都就此罢手,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然而普天之下的女人都是小心眼,那天眼看她已经出门,我放心的关门正在如厕,忽听外面排链一响,赶紧起身拉门,已经晚了,又被反锁了!

她哈哈大笑:谁让你锁我的?乖乖呆着吧!

再次请老板叫人开门,那边挂了电话,无奈请了开锁公司,师傅到了强忍着笑,说这是他一辈子开过最简单的锁。

我妥妥断定这个小妞大脑不够用,并发誓要跟这个神经病战斗到底!

早晨我强忍着不先上厕所,果然那小妞憋不住了,刚进卫生间,我听到里面有哗啦哗啦解皮带的声音,迅速开门去锁。

门一下打开了,她揪着裤腰大喊:干啥子?

我一缩脖回到房间,再开门发现她仍怒目圆睁揪着裤腰痛斥:无聊不无聊!男女有别你知道吗?一个大老爷们!

“呵呵,你也知道无聊?”我冷笑道:“把开锁的一百五十块钱赔我,啥都好说!”

她“哼”了一声:“老娘不上这个厕所了!”

说完真的出去上公厕了,我痛快的洗漱如厕,哼着歌曲去上班了。

第二天,早上我开门正要去卫生间,发现她的门有条缝,一只眼睛正在贼溜溜看着,见我朝她这里走来,呯的关上。

我强忍一肚子火,恐吓她:再锁门我就把你给办喽!就问你怕不怕吧?

没想到她哈哈大笑:好啊好啊,老娘还没被人办过呢,来呀,你来呀!

如此的厚颜无耻,我真是没有办法,在里面蹲着总是防她不是个事,我去了公厕。

趁午休去外面买了螺丝刀和老虎钳,匆匆回家,打算把锁撬了。

一进屋,意外的发现报仇机会竟来了,卫生间里面有灯亮着,她正在如厕!这妞没上班。

二话不说,我在外把排链一挂,深藏功与名,走人!

晚上下班刚到楼下,发现她脸色铁青站在门口,手里握着不知哪寻来的大铁棍,吓得我赶紧就跑。

她手持铁棍猛追:小崽子别跑!为什么把我妈锁卫生间里了?

事后才知道,在那个十万仙女下东莞,百万刺.客赴岭南的年代,她老母不放心女儿找的工作,怕她走歪路,突击到上海检查,没想到被我锁卫生间里了,关键是她老母还在卫生间抽烟,没有窗户,那些烟都没浪费,呛的要死要活,一定要让她女儿把我捉拿归案。

家是暂时不敢回了,在同事家挤了几天,怕人家厌烦,最后壮着胆子半夜溜了回来。

那小妞的妈已经走了,早上我天刚蒙蒙亮就去卫生间,她一下拉开了门冷笑:去呀,去上厕所呀!

我忌惮她的大铁棍,缩脖溜进房间,央求道:美女,咱俩好好谈谈。

谈你妹啊,去呀!

我本想妥协的心又强硬起来:我不去,你去呀!

有礼貌的谦让了几个来回,最后狗狼互怕,都各拿纸巾去了公厕。

反目成仇,那小妞铁心和我耗上了,我拆掉了锁,一回头她又给钉上了,上公厕就上公厕吧,碰上这样的人,也是没办法。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颇有女人缘的我,迎来了人生第十三房女朋友,那天软磨硬缠,终于答应到我出租房吃饭。

不是我小气外面吃不起,男人都知道,哄回家吃吃饭喝喝小酒,容易下黑手,顺了最好,不顺就痛哭流涕说酒精上头,方便下次再下黑手。

我买了一大堆菜,准备烧火锅,回到住地,那小妞也刚回来,怒目圆睁瞪着我。

十三姨有点害怕,躲我身后悄悄说:她好凶哦!

我低声安慰:她就是个疯婆子,别理她。

那小妞应该是听见了,一下提高嗓门说:哟,又带一个回来了?上次那个比这个漂亮多了,又不要了?

十三姨愠怒扭身要走,我一把扯住,严词正告那小妞:开玩笑别过头哈,这是我女朋友!

那妞不再说话进了房间,我跟十三姨细说了和她的恩怨,这才解开了误会,搂搂抱抱的夫妻双双入厨房。

切好了菜,一锅炖,刚煮到半熟,那妞来到厨房,一把拔掉电磁炉:这是我的!

啥?用了这么久了都没说是你的,来客人了就成你的了?我怒冲冲拨了房东电话,一问,真是她的!

我蔫了,敲着她的房门央求:美女,你看天都黑了也买不着,先借我用用呗。

房里斩钉截铁传来一句:你太花了,不借!

我一挽十三姨肩膀:走,外面吃去!

十三姨不动:算了,我减肥,不吃了。

沮丧的回到房间,正想牢骚几句,十三姨主动献吻,我两手开始少儿不宜起来……

咚的一声门被踢了一脚,我拔下嘴唇开门一看,那小妞气冲冲进来,伸手在被窝里摸索一阵,捞出个女式身上最小的衣服,抖了一下看看,一句话都没说,拿着摔门而去。

一切都是在我目瞪口呆中进行,动作之熟练,我甚至相信她还能在被窝里摸出硅胶娃娃,还没反应过来,十三姨照我脸上一记耳光,开门就跑。

追到楼下又吃了一耳光,眼见误会难以澄清,只得上楼,我咚咚擂着那妞房门,非让她出来说个清楚,最后警.察来了,她报.警了,说我偷她内.衣……

过不下去了,我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邻居,搬家,必须搬!

打电话给房东,她呵呵一阵笑:傻瓜,这丫头喜欢你呀,吃醋了知道不?

    Like0 15 views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