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流行写日记,喜笑怒骂无人诉说的隐私,都用一支秃笔尽情书写在日记本上,直抒胸臆,非常的痛快。

日记最怕秘密外泻,倘若被人偷看,那感觉,无异于女生被人偷撩裙子看到破了几个洞的碎花裤头,必会以死相搏,即便是最亲近的爸妈偷看也不行。

然而天下偷看孩子日记的父母太多了,我爸也是其中一个,总是剜孔打.洞的想刺.探我的隐.私。

那天我发现日记被翻了,气得浑身哆嗦,弟妹都没在家,老妈不识字写,肯定是我爸!太不尊重人了!

本想出去冲他一阵大吼,拉开门我硬生生缩回了前进的脚步,因为多年的挨打经验告诉我,脾气不好要挨揍!想想里面又记载了单相思王小翠的事,黄家大少也会没人鸟,丢脸,更多的是记载在学校打架斗殴,闹开了无异于找死。

我颓丧坐在椅子上呼哧带喘半天,只能不了了之。

偷看也是件不光彩的事,老爸也装做若无其事没有声张,只是第二天崩出一句:“你那脸也不用你妈的雪花膏抹抹,黑的跟驴熊一样。”

我联想到日记早恋的事,觉得老爸应该是用迷倒陈寡妇的经验告诉我:男人要打扮。

我一下有了个坏主意。

不是偷看吗?那咱就来玩玩。

我吃准了老爸看我学习不咋地,想让我混个媳妇回家的心理,于是在日记里虚构了王小翠跟我说话了的情节(之前都是写她不理我),她说我穿的太朴素了,显不出我迷人的气质,我正气的回她:“好男儿当以学业为重,岂能在衣着上标新立异!”

没想到第三天,老爸从集上回来,从赶集筐里拿出一件红黑镶拼的茄克,还有一条时尚的萝卜裤,说:“试试吧,不合适我还能去换。”

我大喜过望,迅速脱了自己的中山服,套上一照镜子,卧槽,潇洒飘逸,河南刘德华,信阳郭富城啊!气质这一块迅速体现了出来。

看我穿上新衣如此的风流倜傥,几天后老爸又买了一套新款让我换洗,讲真,穿上这种衣服,我感觉自己都飘了,走路一蹦三踮脚,上课都敢举手回答问题了。

新衣服的蝴蝶效应开始展现,女生也愿意跟我唠嗑了,偶尔请她们吃个瓜子嗦个冰棍啥的,每天都是元气满满的。

买东西那都是开支啊,缺钱,严重的缺钱,我又开始在日记里吐苦水了:……人家都有钱请媳妇吃东西,我没钱请王小翠,感觉她跟了我在同学面前好丢脸…算了,虽然王小翠和我恋爱后天天帮我补习功课,但爸妈也不容易,谈啥恋爱,好好学习……

第二天老爸就往我手上塞了十块钱,嘱咐我:“在学校里吃好点,你正在长身体。”

我假意推了两下:“不用,上次你还教我要艰苦朴素,我罐头瓶带的不有萝卜干子和咸菜吗?挺好的!”

老爸一瞪眼:“那能有营养?让你拿着就拿着,咱家还能缺你的伙食钱?”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那十块钱,我着实疯狂了一把,看录像,录像厅里还叫了杯上好的信阳毛尖,尖嘴吹去浮沫,轻嘬一口“哈”的一声晃晃脑袋咂咂嘴,唇齿留香。玩斯诺克,算了,说文艺了你们也不懂,就是捣台球,飘逸的在众人瞩目中,用小盒子在台球棍头歪来歪去的那一瞬间,我俨然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Like0 25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