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迷人的试验品,你不心动吗?

读小学的时候那种按压式打火机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可我家里是做废旧塑料的,那玩意儿多。

没事就拆出里面的点火器电人玩儿,一时间全班同学都被我电的鸡飞狗跳,然后把我送进了办公室,受到严厉的警告,再敢带那玩意儿到学校来就叫家长!

可我刚刚玩了两天,兴头正浓,怎么甘心就此罢休,于是家里的动物都遭了央。

家里正在铺奶的五百斤老母猪被我电的直接撞开猪圈冲进了隔壁村的菜园子里面。

准备生蛋的母鸡被我电的鸡屎横流。

抓住一只耗子等待我夸奖的花猫被电的再无踪影。

用铁链子拴着的大黄狗惨叫的声音几座山都能听见。

老爹老妈回来后看见一片狼藉的家直接懵逼,我当然不可能说是我干的,撒谎道,“可能家里进了贼……”

等到爸妈收拾好残局已经是深夜,夜色虽然深沉,可是却沉不了我那颗骚动的心。

脑子里一只盘旋的是家里那群动物的惨叫声,好想再去虐一下他们啊!

可也只是想想而已,这大半夜的去找事那不叫找事,那叫找死!

眼珠子不停的转动,忽然撇见身旁正熟睡的老爸。

记忆中老爸一只习惯光着身子睡觉,胸前俩小黑豆子在月色中看起来是如此醒目,如此方便的姿势,如此迷人的试验品,不知道电一下是什么感觉。

这想法一出便无法截止,如同一个恶魔般深深的挠住了我的心。

仿佛在对我说,“上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看看他那睡姿,那随着肚子一起一伏的节奏,你不心动吗?你不想尝试一下闪电划过那乳房的刹那美丽吗……”

慢慢的,我眼睛都红了,被窝里撺紧点火器的手慢慢张开,对着父亲胸前的黑豆豆伸了过去……

那天晚上整个生产队的人都被父亲惊天动地的大叫吓醒了,每个人都打开门看着父亲拿着铁锹追着我打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