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情小鼠仔

上小学时,同桌阿荣对我有好感,我也爱她。

那天在草窝发现一堆刚生不久的小鼠仔,红通通会动的那种,很好玩,十多只。

寻思阿荣一定喜欢,就把它揣进口袋带到了学校,打算学着电视情节,一人一只当做订情礼物。

到了班里,阿荣还没来,小学生都爱打闹,我看见有的同学拿仿真蛇吓唬女同学,玩心大起,偷偷在几个打闹和安静看书的女生口装各放了一个,别问我怎么辣么大方,有鼠,任性!

才放了一半,阿荣来了。

我回到座位,神秘兮兮掏出小老鼠,脸红红像个大蝴蝶公主递给阿荣,她以为是街上买的橡皮泥玩具,贼高兴的接过去,发现扭了几下还是活的,一声惊叫老鼠上天了……玛的一本语文书打的只剩一半了还在打……

正不可开交,吃瓜群众中的一个女生伸手掏瓜子,打算边嗑边看,一下掏出个老鼠,热呼的摇头摆爪,嗷的一声…

老鼠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啪嗒”掉到另一个女生桌上,嗝屁前弹了弹四爪,啊的一阵惊叫又倒了一片。

都怕被整蛊,其她女生都忙着摸口袋,我的天,地球要爆炸了一样,叫的震耳刺心!

一时间惊叫与老鼠齐飞,班级共乱成蜂窝,怪就怪老鼠幼崽大家都没看过,不知何方怪物,连男生都吓坏了,乱扫掉到自己桌上的老鼠。

混乱中,女老师来上课,敲黑板大喝:干啥干啥?一只被课本扫过来的鼠仔,正中她额头,弹回滚落到课桌上转圈。

女老师是个小姑娘,目瞪口呆看着鼠崽在课桌蹬腿,噔噔后退几步两手紧扣黑板,地上又被哪个丢了魂的扔来一个,崩溃了,咧嘴就哭,差点爬着跑了出去……

老鼠个个橡皮娃娃一样躺在过道里,班里安静下来,胆大的开始研究这是啥玩意。

我正忐忑着,校长来了,女老师跟在后面,貌似吐了,还一呕一呕的,校长看看地上,问:谁弄的?

没人回答,他一拍讲桌吼了起来:不坦白就开除学籍!

阿荣已经哭半天了,擤了把鼻子指着我:是他!是他!口袋好像还有!

我见势不妙,暗恨不该老鼠带多了,偷偷把口袋剩下的鼠仔往课桌抽屉里塞。

校长大踏步过来,看见我手在抽屉刚拿出来,把我后领一提,伸手就往抽屉里掏!

卧槽一声,一大把活的摇头蹬爪,他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两腿一软,幸好胳膊架在了后面课桌上没有跌倒。

那把老鼠却撒了后面一桌,珠落玉盘,打滚的打滚,摇头的摇头,后排同学炸了窝,争先恐后都往外跑!

人的本性都爱扎堆儿,爱凑热闹,爱生活,爱拉.芳……假如街边一小孩蹲地上瞧蚂蚁,十分钟就里三层外三层…逃跑也一样,前排很多根本不知咋回事,也开始跑,挤成一团翻桌子的都有…校长的眼镜被撞掉了,大声呼喝:别怕!别怕!但谁听他的呀…

那天学校紧急召开了大会,眼镜被踏得稀烂的校长,用胶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哆嗦着嘴唇子说要开除我,幸亏我见过癫痫病亲戚发作的模样,嘴硬,说不知道谁塞我口袋里的,当场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学校可能怕我讹他,此事不了了之……

但阿荣没那么好糊弄,整整打了我一个学期…想起来就打…气不顺了也打…考不好也打…说是我吓傻的……

悲催的童年…悲催的乡村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