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梅是在河北打工认识的,那年我二十岁,在宁晋县小枣村一砖厂搬砖。

一个慵懒的午后,砖机坏了停产,我百无聊赖,顺着一望无际的青纱帐般玉米地走着。

河北农村,地边到处都是果树,青青的鸭梨,还有带着红通通乳晕般的水蜜桃。

四周宁静的好像空气都忘了流动。我望着树上片片绿叶掩映的桃子,一时嘴馋,斗胆爬上了一棵桃树。

随手摘了几个装进口袋,又拽下一个大的,擦擦上边的绒毛,吭哧一口,脆生生的,丝丝桃红殷红如血,蜜蜜甜。

一发不可收拾的又吃了俩,正在享受舌尖上的美味,悲催了!

一个瘦小老头忽隆隆拨开一人多高玉米秧过来了,我想溜树下逃跑,他伸手就抓,吓得我又爬了上去。

老头很恼怒,骂骂咧咧用锄头把来捣我。

腚上吃了几下,躲无可躲,紧急关头,我揪住了锄头把,角力争夺中,老头输了,锄头差点带着他上了树。

没想到我偷桃还敢反抗!又丢了锄头,老头怒不可遏,找土坷垃扔我,大声喊叫试图找人帮忙。

然而并没人经过这里,老头吼叫一阵后蔫了,精神崩溃在战争与和平的边缘,上树?怕打不过我,走?心有不甘,桃树下焦躁的转了无数圈,商量让我把锄头还给他。

还给他还不得被刨死?我果断拒绝,商量回去拿钱赔他,老头嗤的冷笑,说我想跑,也拒绝了!

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一个穿着连衣裙,仙女般的姑娘走来了。

老头像是见到了救星,连喊闺女快来,说抓住个偷桃贼!

两人耳语一阵,老头大声说:我去方便一下,看他下来就喊我!

吆喝完他就走了,姑娘袅袅婷婷来到树下,仰头看着我。

那是个肤如凝脂的俊美姑娘,五官精致俊美,十六七岁,长相酷似现在的赵丽颖,不不不,比赵丽颖漂亮一万倍!像魏璎珞!完美的身材,居高临下透过领口能看到很大的沟沟。

当场我就膨胀了,啪唧一条口水也流了下来,姑娘慌不迭的避开,轻轻说:下来吧,我爸去喊人来剥你皮了。

我估算着下树,老头即使返回也追不上我,心里也害怕一会来人,用力跃下,兜里桃子咚咚滚落在地。

往前跑了几步,回身冲姑娘一抱拳:谢谢了,明天这个时候,带钱赔你!

姑娘一指我裤子:赔钱就不用了,桃子还给我们就行,你裤兜里还有,鼓鼓的。

我低头一看,疝气发了,尴尬的笑笑:这不是桃子,再见!

一溜烟的跑回了宿舍后,我长长的松了口气。

事情本该结束,但姑娘美丽的容颜,一直在我眼前挥之不去,这可是我第一次见面就鸡动的心上人啊,色.胆包天下,第二天我旷了工,揣着几块钱忐忑不安又去了。

没想到,那姑娘真的在桃树下守着,油绿的玉米秧映衬下,姑娘一袭白色裙子,手拿《故事会》,披肩长发,印度洋穿过喜玛拉雅山脉吹来的温暖潮湿季风,凌乱的将发丝拂在脸颊,连衣裙被风吹的紧贴身上,衣袂飘飘,裙摆飒飒作响,维纳斯般完美的胴体一览无余!

那一刻,我恋爱了,真的,我恋爱了!

姑娘笑盈盈的看着我,如一泓秋水般的双眸,丝毫没有对偷桃贼的鄙视……

她没有要我的钱,只是表扬了我言而有信的举动,我的心普拉达普拉达的狂跳着,和她聊了起来……

姑娘名叫青梅,高中辍学,姐妹二人她排行老大,农村人结婚都早,爸妈一直想招个上门女婿,可她都看不上……

谈话短暂的中断,我望着低头一脸愁绪的青梅,不知哪来的勇气,颤抖着抖音问她:你看,我行吗?

青梅没有说话,我哆嗦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青梅缩了一下,我仍然坚定的抓住了。

十指相扣,正当电流穿过彼此心如狂鹿时,一声断喝传来:卧槽你姨!干啥来?干啥来?

抬头一看,是青梅的爸爸来刨地,两人魂飞魄散,背道而驰落荒而逃……

关系已经确定,我和青梅频繁约会,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谈理想谈人生谈我们的未来……

青梅主动带我见了她的父母,她爸早就认不出我就是曾经的偷桃贼,说实话,招上门女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没有明确答应,但也没有表示反对。

我辞去了砖厂的工作,但仍可以留宿在那,白天就去青梅家,她爸闲时做做屠夫,就帮他杀杀猪,干干农活。

男孩子干力气活,体力消耗大,容易饿,青梅的妈妈心也细,吃饭时都用大簸箕端馒头给我吃,我左一个右一个造着,眼里看着青梅……

真的,那段时光,是我今生度过最充实、最快乐的……

时间过的飞快,一晃玉米棒子成熟了,青梅家二十多亩地,我日夜不停的帮她家掰棒子,耗时半月有余。

掰完棒子,青梅说咱俩不合适,分手吧……

我极力挽留,可青梅心意已决,问多了双泪长流,万般无奈之下,我心如死灰的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拥挤而闷热的绿皮车厢里,我望着站台轻身涰泣,泪眼朦胧中,站台上忽然跑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青梅!是青梅!她风一般跑向列车,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黄大金!

一瞬间,我的心都化了,泪水滂沱,大声应答着,奋力从人群中往车门方向挤…

然而命运弄人,火车却哧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启动了!

咣哧咣哧……车速渐快,我徒劳的踢打车门,眼见无法开启,疯了似的窜到开着的窗户边,伸腿就往下跳。

大家惊恐的一窝蜂上前按住……站台上,留下的只有我和青梅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青梅徒劳的奔跑……

本想在下一站下车返回,又一想既然青梅愿意,不如回家带上彩礼正式求婚。

一念之差,让我永失青梅……

再次返回时,青梅爸妈一脸哀愁,说悔不该逼着女儿嫁当地人,青梅走了……

青梅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有人说她去了河南找我,也有人说她去了南方打工……

但我知道,青梅一定在找寻我,几年来,我一直在寻觅她的下落,踏遍了千山万水,走尽了天涯海角,无论风雨,无惧沧桑……

青春如撕,岁月如割,那年再次经过河北,心痛不已,下车又去了青梅家。

青梅父母对我避而不见,她妹妹流着双泪告诉我,青梅因为找不到我,在南方被人拐骗,进了东莞做了那啥……

我顿如五雷轰顶,踉跄的走出青梅家,那一晚,暴雨即将来临,漆黑的云团电闪雷鸣,如女娲找了无数工人在电焊补天的闪亮中,我形如鬼魅,跌跌撞撞,放弃了去谈生意,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去东莞的列车……

按着青梅妹妹给的地址,我很快的找到了那家夜总会…当然,我也见到了青梅…

她瘦了,瘦的让人心疼,一看见我,顿时泣不成声,紧紧的抱住了我……

风也清…晚风中我问句星…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请问:和恋人在一起,我有错吗?

对面的女警官抹抹泪叹了口气道:我是第一次见到把票昌说的这么有深度的…别废话,交钱蹲着去吧!

    Like1 55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