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故事

 

梦回琼州身似客

此时,正是江南四月杏花微雨时节,雨水顺着屋檐滴落。清晨,天边微亮,万物俱寂,雨滴声显得格外清楚。 曲琉音猛地从睡梦中哭着惊醒,她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床帐,又转头 […]

被幽禁了十年的女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还只有19岁,正无忧无虑地在北方一个城市的街道上闲逛。他比我大10岁,是个成熟的南方男人。这一段恋情从一开始就受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可那是我的第一 […]

十三号ATM机

Part.1借钱 周浩和赵海同住444宿舍,是舍友。 周浩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庭条件比较好,所以周浩为人处事比较张扬;赵海的父母则都是地道的农民,家庭条件差了 […]

天庭金剪子

我正在给荻仙子理发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那杀气越来越逼近,理发店里的大仙小仙似是也感觉到了,他们面色一凛,纷纷起身朝我抱了个拳:“有杀气,告辞!” 他们 […]

女主播的肢解生涯

Part 1、 作为一个女孩,我一直努力让自己苟且漂亮的活着,如果我没有遇到他的话我想我会一直苟且漂亮下去。后来我把他杀了,却再也回不到原本的苟且和漂亮。 作为 […]

完美男人

小媚长得漂亮,而且很有定力。好多迷恋她的男人,都争着在她面前献殷勤,但一个也没入她的法眼。可是,半年前,市长的秘书庄华不知怎么把她缠住了。 一天,庄华把她约出来 […]

这个总裁会做鸭?

沈茜出家门的时候,正碰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下校车。 小朋友们边走边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小女孩突然朝着马路对面一指:“真的 […]

午夜搞笑“惧”场

Part1求救短信 已是午夜,寒风凛冽,愁云惨淡。 一片死寂的小区里,一个黑影急匆匆地来到四号楼前,径直上楼。 黑影叫赵伟,本市公安局的一名干警,也是这个小区的 […]

绣春之仞

虞南湖沿岸处处烟柳,入了夜,残月斜映,清风喃语林叶飒飒,一派好景致。 原本京城中这般的秀丽宝地,该是游人络绎不绝才对,近几日却丝毫不见闲人之影,倒是成队的锦衣卫 […]

化人烛

Part0午夜操场 午夜。 空无一人的操场角落里,一个黑影正蹲在那。 只见黑影双手颤抖的将一根样式古朴华丽的蜡烛点燃,燃烧一会后,惊喜地说,“太好了,差不多了! […]

恋你如晚晨

花美美这个人不太美——起码,唐晚晨是这样认为的。 彼时,酒店花园里觥筹交错,身边的人都在推杯换盏,唐晚晨喝了几口酒,看着泳池边的花美美,惋惜地摇了摇头:礼服穿起 […]

连体婴的报复

1.噩梦 美树走完最后一节台阶,一阵刺骨得寒冷袭来,抬头,刚才还一望无际的蓝天竟然已是阴云密布,浓厚的黑云间隐隐透出刺眼得闪光和巨大得轰鸣声。 “什么鬼天气,变 […]

币中灵

(1)古币 冬天的傍晚总是来得很早呢,刚刚吃过晚饭,可能也就是五点多不到六点的样子,可是外面的天却已经逐渐阴下来了。天空中有一大片的黑云,不知道是积雨云呢,还是 […]

倾世不敢念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安宜想他大概是活不了了,只能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给他最后的慰藉,“十九,这个故事,是我乃至整个安国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能说给亡魂听。” […]

等不到的爱情

七月,乌克兰,城郊跑马场。 圆圆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半分钟前,她刚吃了谢轩的一记耳光。 “3号输了!”戒指在谢轩的手上转动,他似笑非笑地说,“再猜。” 圆圆压根就 […]

女票被我屏蔽了

身为一个家破人亡只能靠做微商糊口的落魄千金,夏满最重要的一条人生经验便是绝对不要招惹凤凰男!然而千帆过尽,她却收获了这个凤凰男为她打下的商业帝国…… 1.入行微 […]

阿紫走丢在欢喜街

一、 林家阿紫喜欢大英雄,可她不仅没遇到过英雄,还生生把自己活成了“英雄”,独属于欢喜街的“英雄”。 像是众多大城市中总有的那些落后破败、面临拆迁的村镇街道一样 […]

春光难渡满画楼

我好不容易忙完手里的事情,正打算去昆仑墟小憩数月,清流却兴高采烈地闯了进来:“清妍,我来给你介绍一笔生意。” 我虽嗔怪于她的冒失,却还是耐着性子听她细细道来。原 […]

来自地狱的葬歌

一 新闻 我从沉睡中醒来,眼前的强光刺得我急忙用手挡住了眼睛,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外面黑咕隆咚的,一片安静,似乎还有几声虫鸣,看起来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我的屋里灯火 […]

拥有一个外冷内热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拥有一个外表高冷面瘫拒人千里,内心却狂热“无耻”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这个问题,许乔然太有话语权了! 许乔然第一次遇见叶程卓的那天,是在福利院里。为了制止两个熊 […]

Source: storys.cc

梦回琼州身似客

此时,正是江南四月杏花微雨时节,雨水顺着屋檐滴落。清晨,天边微亮,万物俱寂,雨滴声显得格外清楚。 曲琉音猛地从睡梦中哭着惊醒,她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床帐,又转头 […]

被幽禁了十年的女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还只有19岁,正无忧无虑地在北方一个城市的街道上闲逛。他比我大10岁,是个成熟的南方男人。这一段恋情从一开始就受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可那是我的第一 […]

十三号ATM机

Part.1借钱 周浩和赵海同住444宿舍,是舍友。 周浩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庭条件比较好,所以周浩为人处事比较张扬;赵海的父母则都是地道的农民,家庭条件差了 […]

天庭金剪子

我正在给荻仙子理发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那杀气越来越逼近,理发店里的大仙小仙似是也感觉到了,他们面色一凛,纷纷起身朝我抱了个拳:“有杀气,告辞!” 他们 […]

女主播的肢解生涯

Part 1、 作为一个女孩,我一直努力让自己苟且漂亮的活着,如果我没有遇到他的话我想我会一直苟且漂亮下去。后来我把他杀了,却再也回不到原本的苟且和漂亮。 作为 […]

完美男人

小媚长得漂亮,而且很有定力。好多迷恋她的男人,都争着在她面前献殷勤,但一个也没入她的法眼。可是,半年前,市长的秘书庄华不知怎么把她缠住了。 一天,庄华把她约出来 […]

这个总裁会做鸭?

沈茜出家门的时候,正碰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下校车。 小朋友们边走边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小女孩突然朝着马路对面一指:“真的 […]

午夜搞笑“惧”场

Part1求救短信 已是午夜,寒风凛冽,愁云惨淡。 一片死寂的小区里,一个黑影急匆匆地来到四号楼前,径直上楼。 黑影叫赵伟,本市公安局的一名干警,也是这个小区的 […]

绣春之仞

虞南湖沿岸处处烟柳,入了夜,残月斜映,清风喃语林叶飒飒,一派好景致。 原本京城中这般的秀丽宝地,该是游人络绎不绝才对,近几日却丝毫不见闲人之影,倒是成队的锦衣卫 […]

化人烛

Part0午夜操场 午夜。 空无一人的操场角落里,一个黑影正蹲在那。 只见黑影双手颤抖的将一根样式古朴华丽的蜡烛点燃,燃烧一会后,惊喜地说,“太好了,差不多了! […]

恋你如晚晨

花美美这个人不太美——起码,唐晚晨是这样认为的。 彼时,酒店花园里觥筹交错,身边的人都在推杯换盏,唐晚晨喝了几口酒,看着泳池边的花美美,惋惜地摇了摇头:礼服穿起 […]

连体婴的报复

1.噩梦 美树走完最后一节台阶,一阵刺骨得寒冷袭来,抬头,刚才还一望无际的蓝天竟然已是阴云密布,浓厚的黑云间隐隐透出刺眼得闪光和巨大得轰鸣声。 “什么鬼天气,变 […]

币中灵

(1)古币 冬天的傍晚总是来得很早呢,刚刚吃过晚饭,可能也就是五点多不到六点的样子,可是外面的天却已经逐渐阴下来了。天空中有一大片的黑云,不知道是积雨云呢,还是 […]

倾世不敢念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安宜想他大概是活不了了,只能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给他最后的慰藉,“十九,这个故事,是我乃至整个安国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能说给亡魂听。” […]

等不到的爱情

七月,乌克兰,城郊跑马场。 圆圆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半分钟前,她刚吃了谢轩的一记耳光。 “3号输了!”戒指在谢轩的手上转动,他似笑非笑地说,“再猜。” 圆圆压根就 […]

女票被我屏蔽了

身为一个家破人亡只能靠做微商糊口的落魄千金,夏满最重要的一条人生经验便是绝对不要招惹凤凰男!然而千帆过尽,她却收获了这个凤凰男为她打下的商业帝国…… 1.入行微 […]

阿紫走丢在欢喜街

一、 林家阿紫喜欢大英雄,可她不仅没遇到过英雄,还生生把自己活成了“英雄”,独属于欢喜街的“英雄”。 像是众多大城市中总有的那些落后破败、面临拆迁的村镇街道一样 […]

春光难渡满画楼

我好不容易忙完手里的事情,正打算去昆仑墟小憩数月,清流却兴高采烈地闯了进来:“清妍,我来给你介绍一笔生意。” 我虽嗔怪于她的冒失,却还是耐着性子听她细细道来。原 […]

来自地狱的葬歌

一 新闻 我从沉睡中醒来,眼前的强光刺得我急忙用手挡住了眼睛,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外面黑咕隆咚的,一片安静,似乎还有几声虫鸣,看起来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我的屋里灯火 […]

拥有一个外冷内热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拥有一个外表高冷面瘫拒人千里,内心却狂热“无耻”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这个问题,许乔然太有话语权了! 许乔然第一次遇见叶程卓的那天,是在福利院里。为了制止两个熊 […]

Source: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