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琼州身似客

此时,正是江南四月杏花微雨时节,雨水顺着屋檐滴落。清晨,天边微亮,万物俱寂,雨滴声显得格外清楚。 曲琉音猛地从睡梦中哭着惊醒,她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床帐,又转头 […]

天庭金剪子

我正在给荻仙子理发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那杀气越来越逼近,理发店里的大仙小仙似是也感觉到了,他们面色一凛,纷纷起身朝我抱了个拳:“有杀气,告辞!” 他们 […]

绣春之仞

虞南湖沿岸处处烟柳,入了夜,残月斜映,清风喃语林叶飒飒,一派好景致。 原本京城中这般的秀丽宝地,该是游人络绎不绝才对,近几日却丝毫不见闲人之影,倒是成队的锦衣卫 […]

恋你如晚晨

花美美这个人不太美——起码,唐晚晨是这样认为的。 彼时,酒店花园里觥筹交错,身边的人都在推杯换盏,唐晚晨喝了几口酒,看着泳池边的花美美,惋惜地摇了摇头:礼服穿起 […]

倾世不敢念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安宜想他大概是活不了了,只能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给他最后的慰藉,“十九,这个故事,是我乃至整个安国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能说给亡魂听。” […]

等不到的爱情

七月,乌克兰,城郊跑马场。 圆圆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半分钟前,她刚吃了谢轩的一记耳光。 “3号输了!”戒指在谢轩的手上转动,他似笑非笑地说,“再猜。” 圆圆压根就 […]

女票被我屏蔽了

身为一个家破人亡只能靠做微商糊口的落魄千金,夏满最重要的一条人生经验便是绝对不要招惹凤凰男!然而千帆过尽,她却收获了这个凤凰男为她打下的商业帝国…… 1.入行微 […]

春光难渡满画楼

我好不容易忙完手里的事情,正打算去昆仑墟小憩数月,清流却兴高采烈地闯了进来:“清妍,我来给你介绍一笔生意。” 我虽嗔怪于她的冒失,却还是耐着性子听她细细道来。原 […]

拯救男神计划

七月二十五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将举办淘宝全球买手会议,身为美代皇冠店老板的裴程程也接到了邀请。于是她特意请了三天假,飞去加利福尼亚州参加会议,顺便买货。 排队等 […]

唐门女叛徒

(一) 唐朔音点燃火折子,黑漆漆的密室里顿时稍微亮堂了些许,橘黄色的火苗不安分地跃动,给她脸上的半面银质面具镀上了一层光泽。 密室并不大,四面墙边放着梨花木的博 […]

十八线影后

最近我有点蒙,莫名其妙就红了,还有帅气的吸血鬼找我签约……可是,谁要得“你看起来很好吃”这种奖项啊!吸血鬼是很帅没错,可我不是那种只看脸的演员啊。不过,这位吸血 […]

我们就这样,各奔天涯

今年春天,夏诺举办了第一场个人签售会。她将那些少女心底细细密密的韵脚,那些想对陆迟年说的话,全都倾注在这本二十万字的书里。 有喜欢她的读者大老远赶来要见她一面, […]

疯狂撬佳人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 公司大楼后面有一块球场。休息时间,几个主管喜欢在这里打球。一众女员工坐在小喷泉边尤其激动,因为大老板徐裴也加入了。 徐裴脱下斜纹软呢西装, […]

陪心爱的人去相亲

我开始注意到曾琳达是在公司的年会上。那天,在一群打扮靓丽的女士当中,一个衣着朴素、不施粉黛的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以我的眼光看,她并不漂亮,只是身材稍好,仅此而已 […]

布拉格与白杨少年

一、鹿小安和糖果商店 22岁那一年,鹿小安拥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糖果商店。商店坐落于布拉格老城区的小巷子里,柔软的毛绒玩具堆满了橱窗,店里四季流淌着八音盒的清鸣, […]

小丑鱼的灯塔水母

叶嘉嘉被人从海里捞起来的时候,周边世界已是华灯初上。 彼时是2月末的夜晚,金巴兰海滩周边的空气中带着稍稍的海腥味儿,连带着以为她溺水而英雄救美的少年语气里也夹杂 […]

落花里再也寻不见你的身影

江燃推开窗,花树下有位白裙少女在独舞。 雨后初晴,她撑一把透明塑料伞,白色凉鞋踩上落花铺就的绒毯。湿润的泥土发出“咯吱”的细响,旋转舞步带动裙摆,她整个人就像要 […]

曾爱过漫漫长夏

杜乔薇听说尤夏立在朋友圈卖外送便当的时候,颇为震惊,特地跟荆欢要了他的微信号加上去一看究竟。从头拉下来一看,啧啧两声,尤夏立这哪里是卖便当,分明就是仗着自己长得 […]

爱上目盲人

一 目盲人 西街尽头,有一株老槐。树下坐着一个书生,模样俊秀,只是眸子紧闭,却是盲了。 他正在给一群孩子讲课,偶有提问,他都认真回答,耐心细致。 “先生,有人找 […]

无颜丑夫

楔子 景六阳去送死的时候很不甘心。 他看着长安的方向许久,始终没能见到那个人来为他送别,只有寒风从他的甲胄中钻进去,刺得身上的鞭伤发疼。 “……君后。” “走吧 […]

Source: storys.cc

我在厕所诱奸了一个妹子

时间已近傍晚,在机场咖啡厅,看着面前这杯渐渐变冷的摩卡,我用左手的三根指头的指尖磕击着台面,那频率,一如昨晚在S城酒吧里。虽然音乐的节奏完全不一样。 酒还没有醒 […]

战恋雪

痴迷的抚著寒雪沈睡的脸,今夜过後,她可会怨他夺去她的身子?可会恨他?虽是不得已,可他还是污了她的贞洁。 得到她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此刻,他竟有了这样的痴愿 […]

乡村欲爱

第一章 桃花姐的诱惑 是夜,一轮明月高悬,将这小杨村笼罩在一层银辉之下,树林出传来虫子欢快的叫声,整个小山村显得格外的宁静。 此时,村头一间闪烁着灯光的瓦房之内 […]

和大胸脯小姨子的风流韵事

吾,一介书生,三尺微命。不能说玉树临风,貌比潘安吧。但是估计也就差那么一点点(yy一下)……名字嘛,就称作伟吧。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待遇还算不错。我老婆排行老大 […]

亲密性感熟女邻居

她是我邻居的老婆,她比我大好几岁,虽然我们家和邻居他们家平时不大联系,但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她,也许是因为她真的是很漂亮,也许我经常听到有时半夜来自他们屋发出 […]

奴之篇·欲奴

☆、欲奴-(1) 辰阳国本是个神所眷顾的国家,因为靠近山林所以本身就有自然的资源再加上人们各各都各守本分,安居乐业,所以陈扬国从一个小国家慢慢转变成了这大陆上人 […]

月欢

第一章 初入黑岛 耳边传来一阵阵女人殷殷哭泣的声音,眼前是一片漆黑,手脚无法动弹。月欢不明了发生了什麽事。自己只是出门散心,突然像是被重物敲击,就晕了过去。醒来 […]

锁情欢

第一章 夜晚 本该静谧夜晚,小丫鬟球儿靠着门框儿,头摇摇晃晃的打着盹。耳朵听着门内持续的淫声浪语。脑子乱转胡思乱想起来。今天琴夫人貌似挺来劲的,都两个时辰了,估 […]

是指奸不是指检

男科大夫於念 金眼科银外科,又脏又累妇产科,傻逼才会去男科。 如果於念的老爹再那麽牛逼一点,把他直接弄进眼科或者外科,那於念也不会成傻逼。 当同学知道他进本市惟 […]

指点蜜津!如狼似虎!

1、深夜魔爪 夜深人静,yīn暗的写字楼亮著一盏灯,一个年轻的身影坐在电脑前,时而快速敲击键盘,时而埋头翻阅字典。 这是毕业後的第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就面临加班 […]

性爱故事之高速大巴的艳遇

每个星期二,我都要去往省城出差。每次都乘坐高速大巴,往返于沪宁线。沪宁高速目前客流量极大,在全国也算翘楚。 最近接连高温天气,很久未见下雨了。为了避暑,这次我特 […]

合租房隔壁传来啪啪声

从学校走出来以后,我就留在了锦州,由于这边租房也便宜,就自己单独租了一两室一厅的房子,月租八百,半年交付,感觉也还不错,刚开始没觉得钱是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

我像个无性经验的女孩迎合着他

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门卡,我走进臣涛开好的房间,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以至于关上门之后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人觉得压抑。我打开电视,打破房间可怕的沉静,随后走到窗前,从2 […]

漂亮女友规定我一周性爱八次

最近漂亮女友的脾气变得有些神经质了,经常对我像是审犯人一样,早晨审理我,问我今天去见什么人,到了晚上回家了还不肃静,继续缠着我东问西问。她甚至乱翻我的东西,随便 […]

最需要爱的是自己

Y小姐在28岁的“高龄”才遇见了她的他。 第三次约会时他牵起Y小姐的手,“我们要不要恋爱一下试试看?”或许是刚刚看完一场浪漫电影的缘故,Y小姐觉得那一刻他的眼神 […]

小资女网友让我尽享性高潮

她是个白领,一开始,我们也只是随便聊聊聊,我问她为什么到那边来玩,她说工作压力大了,就上来找人说说话,也是,在别人看来坐在办公桌上是多么的轻松惬意,哪知夜晚来临 […]

与一名日本夫人的性事

初到日本,我很落魄,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到中国留学生的一个社团里帮人家设计出版物的封面混饭吃然而这种工作报酬甚微,根本就不够维持生活,不久后我就欠下了房租后来,一 […]

难忘与做销售女网友的性爱经历

我虽不算猎艳无数,但也有过几段有趣的激情碰撞,别说我花心,只是有点不安份,毕竟我也只是个俗人。在那几段艳遇中,最让我难忘的是那个做汽车销售的女人。 我是做业务的 […]

性欲强烈的老公让我扮AV女

老公性格豪爽,为人耿直,喜欢做立标见影的事。也是他的这种性格,成就了他事业的成功。刚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对我呵护备致,这让我时刻都能感受到女性的安全感。也让我感受到 […]

离异女网友拉我在沙发上爱爱

“男人是用下半身来思考问题的”,的确不错。很多男人对于异性的抵抗能力不是很强。 我就是一个处于长期寂寞的男人,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跟妻子长 […]

Source: storys.cc